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邪王霸寵小蠱妃

大發棋牌遊戲

邪王霸寵小蠱妃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10-20 14:56

評語:她穿越到一個不知名朝代之後沒有傾國傾城的容貌,沒有高高在上的身份,但還是遇到了他。

標簽:
主角是沐歌,姒錦的小說叫《邪王霸寵小蠱妃》,此書是由網絡知名作家蝴蝶蠱著作的一本言情類小說,內容講述了人家穿越都穿成公主、王妃、大小姐、皇後,女將軍啥的,最次也是個神獸。可姐堂堂現在血蠱天才,竟然穿成了一個命運悲催的農家女?貧民也就罷了,為何還賜了這麽一張醜到爆的臉……奇怪,這臉都這麽醜了,怎麽這些男人一個個的還都要撲過來?不行,姐的裝清高,得裝矜持!艾瑪,他咋辣麽好看,受不了了,師傅!我裝不下去了!撲倒吧。

精彩章節

這血灰是她前不久剛做的,雖然她知道這東西可能隻對黑衣人有效,但她還是做了一些,以備不時之需。

“真是個漂亮的小二貨。”姒錦走過去,蹲在沐歌身邊,單指抬起他的下巴,輕笑著欣賞。

沐歌愣了一會,而後垂眸掃了一眼姒錦纖細的手指,卻也笑了。

“姐姐若喜歡,大可收了我給你暖床!”抬眸之時,他那星般的眸子裏,閃動出道道勾魂的魅色來。

“可姐姐我還是覺的,給館長端屎盆,更適合你!”姒錦笑的冷漠,甩開沐歌的臉,將他一個人留在院子裏吹冷風。

“太可愛了,小丫頭,你早晚會再喊我好哥哥的!”沐歌衝著姒錦的背影,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次日清晨,姒錦被一陣嘈雜聲叫醒,揉了揉酸酸的眼睛,她用指甲想,都知道是怎麽回事。

第一,柳娘發現了沐歌。

第二,發現了柳城半身不遂了。

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姒錦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切如同她設想的那樣,柳城因癱了,所以整天坐在椅子上哼哼著,而新來的沐歌,一邊在獸醫館打雜,一邊‘伺候’著柳城。

雖然姒錦不知道沐歌是怎麽把柳城伺候的,一句怨言都沒有,但畢竟他沒什麽太大的不對勁,也從沒提過藥方的事,所以姒錦對他的防範也就漸漸的沒那麽大了。

一轉眼半個月過去了,獸醫館在沒有柳城坐診的情況下,不但沒有關門大吉,反而生意越來越好。

柳城整天瞪著個牛眼睛盯著姒錦,恨不得把她切碎了。

“小二貨,你看館長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是不是你沒伺候好啊?”姒錦耷拉著一雙長滿蜘蛛痣的眼皮,陰陽怪氣的問著沐歌。

“是嗎?”沐歌低頭,假意關心的看向柳城,可那雙背對著姒錦的眸子,此刻卻對著柳城發出了一道足以殺了他的寒光。

柳城嚇得趕緊點頭,止不住的哼哼著:“嗯很好,嗯……很好,在坎……風景。”

自打他病了,沐歌進來館裏‘伺候’他的那天開始,他的噩夢也開始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有半點怨言,更加不敢做出什麽讓沐歌伺候的事來。

因為沐歌的‘伺候’,他真的消受不起啊。

“夢兒,城東張鐵匠家的馬,肚子要脹爆了,找你過去給他瞧瞧。”柳娘來到院子裏,叫夢兒去出診。

“就來!”姒錦應聲,趕緊放下手裏的活。

沐歌也推著柳城,跟上姒錦,去了前院。

“小二貨,要不要跟姐去出個診?”姒錦一邊收拾診箱,一邊看頭也不抬的問向沐歌。

“願意為您效勞!醜八怪姐姐。”沐歌一邊嗬嗬的笑著給她行禮,一邊嘚瑟的樸侃她。

“你美,你漂亮!你人妖行了吧!”姒錦也笑嗬嗬的回懟了他一句,畢竟她這身體還是個十幾歲的毛丫頭,一個人出診多有不便,所以叫上沐歌還是很有必要的。

“人妖……就當你是在讚美我好了!”沐歌沒懂,卻還是笑著跟在姒錦身後。

在跨出門口時,他趁姒錦不注意,在門邊的牆上,隨手畫了一筆什麽後,才跟著姒錦離開獸醫館。

姒錦跟沐歌到了城東張鐵匠家的時候,他家的馬,肚子已經脹的像口大缸,眼看就要掛了。

“姑娘,趕緊救救我的阿土吧,它跟了我十幾年了,可不能就這麽死了啊。”張鐵匠一臉淚水的拉住姒錦的手,雖然有些受不了她的醜臉,但還是真誠的盯著她的眼睛。

“您先別著急,讓我先看看馬!”姒錦安慰了一下張鐵匠,然後去給漲肚的馬做檢查。

就在姒錦給馬做檢查的時候,沐歌則不知道從哪裏找來個凳子,不但什麽忙都不幫,還坐在上麵,翹著二郎腿,嗑起了瓜子。

姒錦懶得搭理他,一心都用在馬上。

她好歹也是生物學天才,對於動物的身體和習性本就知曉,加上這斷時間在獸醫館的鍛煉,憑借她天才的大腦,加上她手裏的蟲蠱,一般動物的病,她都能看。

然而此刻,姒錦卻對眼前的這匹馬犯了難。

因為這馬不是普通的難產,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為了確保這馬不因為爆肚而死,姒錦從兜裏掏出一個蠱瓶,將裏麵的一隻蠱蟲放進了馬的眼睛裏。

沒多一會,那蠱蟲便從馬的鼻孔裏爬了出來,姒錦將蠱蟲放在眼前,觀察了一番之後,終於露出了笑容。

“快,給我準備一把鋒利的小刀,還有熱水、針線和烈酒。”姒錦的話吩咐下去,張鐵匠自然趕緊招辦。

大家去準備東西的功夫,姒錦又給那馬下了蠱,之後東西備齊,她給馬服了麻沸散,然後準備動手給馬做手術。

“喂,你要幹什麽?”張鐵匠看著姒錦要給馬開膛破肚,嚇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就看著嗎?”姒錦沒空跟張鐵匠詳細的說明,隻是回頭,對著坐在凳子上看熱鬧的沐歌扔了一嗓子,意思讓他過來。

“叫好哥哥!”可誰知道,那家夥竟趁火打劫,還讓她叫他好哥哥。

可姒錦哪是輕易就被人威脅到的。

“你肚子痛不?”姒錦一聲冷笑,將目光在沐歌的肚子和那匹馬之間晃了一個來回。

姒錦的話音剛落,沐歌便扔了瓜子,一個閃身就到了張鐵匠的身後,而後一下子便將張鐵匠敲昏了過去:“完活!”

張鐵匠的家人見狀,紛紛拿起家夥事,衝向沐歌。

“嘿嘿!”沐歌回頭,扔出一個可以迷惑終生的微笑,而後抬手袖子一揮,一群人竟紛紛倒了下去。

看著一地的人,姒錦眉頭一緊,忍不住感歎沐歌這手段,竟從未用在她身上。

其實她也很好奇,他能有這般伸手,為何偏偏會被自己的血蠱迷倒呢?

但眼下姒錦無暇分心,她必須趕緊給這馬做手術。

一個時辰後,姒錦洗掉了手上的鮮血,疲憊的坐在凳子上擦汗。

“醜八怪,你到底是誰?”不遠處,將張鐵匠和其他人弄醒的沐歌,一雙眸子從未離開過姒錦那小小的身體。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