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盛寵再戀

盛寵再戀

盛寵再戀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10-20 15:45

評語:《盛寵再戀》是一部故事情節跌宕起伏,故事內容引人入勝的都市愛情小說!歡迎閱讀!

標簽:
主角是宋清黎,安北酒的小說《盛寵再戀》完結版閱讀,由網絡大神冬暖著作的一本言情類小說,內容講述了“我喜歡男人還是女人,你不是親自驗證過,嗯?”安酒北窘迫的被男人壓在身下,小臉一片通紅。為了救昏迷的父親而做了狗仔,爆出了這個前男友是“gay”的新聞,惹怒了他的下場,安酒北用腳趾頭都想得到!可橫亙在兩人之間的除了別的,還有家破人亡的仇……

精彩章節

“搬家?”聽到安北酒的話,舒寒下意識地往門口的方向看去,但是宋清黎卻沒有任何的動作,把玩著手裏麵的鼻煙壺。

“是啊。”安北酒點了點頭,高度近視的她完全沒有看到舒寒聽到這話的時候臉色微變,自顧自地說著。

她這兩天在家裏其實考慮了好多,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宋清黎,她現在能做的,也就隻有自己離開這裏,不去招惹他,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至於調查的事情,安北酒覺得來日方長,也就不急於這一時了。

“而且我也已經幫父親辦了轉院的手續了,雖然醫療設備比這邊差點,但是好在環境還可以,適合修養。”

舒寒聽著安北酒在那裏絮叨地說著,手心裏麵開始冒汗,她該怎麽提醒安北酒宋清黎還在這裏啊。

看著宋清黎那個樣子,明顯已經聽到了安北酒的話。

說了好久的話,安北酒才覺得舒寒有些不太正常,“舒寒你怎麽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舒寒擠出來一絲笑意,揚起下巴,讓安北酒往宋清黎的方向看去。

安北酒眨了眨眼睛,隨便從紙抽裏麵抽了兩張紙巾把眼鏡擦清,看著門口,等宋清黎的影子映在了自己的虹膜上,安北酒杏眸微瞪,下意識地往屋裏麵走。

誰能告訴她宋清黎怎麽找到這裏的啊,那她剛才的話……豈不是讓宋清黎都聽見了?

想到這裏,安北酒就頭皮發麻,她真的是太著急了,早知道就先把門關上了。

既然都已經看見了,宋清黎也就沒有給她離開的機會了,長腿一邁,拽住了安北酒的胳膊。

“安安……”

舒寒剛想製止就被宋清黎淩厲的眼神嚇住了,可見這次宋清黎是真的動了怒火了。

沒有等舒寒反應過來時候,宋清黎和安北酒進了臥室,順便上了鎖。

“宋清黎你幹什麽?”安北酒感覺手臂一抻,都能夠明顯地聽到骨頭的聲音了。

“誰讓你離開的?”宋清黎把安北酒逼到了一個角落,不給安北酒任何逃跑的機會。

想離開他的視線?經過他的同意了嗎?

他好不容易動了想和她親近的心思,她就要開始躲起來了,照這麽下去,還有多少個四年可以等?真當他的脾氣那麽好?

安北酒別過頭去,刻意躲避著宋清黎的視線,“我換個工作環境不行嗎?”

她現在無依無靠,隻有一個植物人的父親,所以她的行蹤沒有必要讓任何人知道。

“換工作環境?”宋清黎唇角輕勾,“換工作環境好,不過我還真的沒有聽說過狗仔還有什麽工作環境。”

宋清黎越說語氣越不好,從之前就是,安北酒一直把自己當做傻子,之前自己對她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和以前卻不一樣了。

他越是這樣,安北酒就會離自己越來越遠。

被宋清黎這麽一說,安北酒瞬間噎住了。

“我父親身體狀況不太好,我想給他換一個舒適的環境不行嗎?”關鍵時刻,還是要把父親的病情拿出來當托詞。

“這個城市的醫療水平是全國最高的,而且環境也比較適合植物人居住,我不明白為什麽要換一個比這個環境還要差好多的地方。”

安北酒被宋清黎說的有些不耐煩了,把拉住自己胳膊的手拽開,“宋清黎我好像和你沒有什麽關係了吧,之前的事情我承認我做的是有些不太合適,但是代價我也付出了,家我也搬了,你還想要我怎麽樣?”

她覺得現在的宋清黎變得開始有些得理不饒人了。

“我隻是想知道你為什麽要離開這裏,如果你是因為那些試圖報複你的人,我會幫你解決,順便幫你找一個合適居住的地方。”宋清黎覺得自己開的這個理由已經很有誘惑力了,“你父親也不會因為你收到什麽影響。”

安北酒盯著宋清黎好一會,良久搖了搖頭,“宋清黎你沒有必要對我這樣,你是一個有未婚妻的人,你這個樣子讓所有人都很難堪。”

想到裴珍這個女人,安北酒的情緒有些煩躁,雖然知道宋清黎對裴珍的感情並不是很深,但是有這麽一個存在,讓她也覺得很不舒服。

“未婚妻?”宋清黎挑了挑眉,手指在安北酒的臉頰上輕輕滑動,語氣變得有些溫和,“安北酒我這個未婚妻怎麽來的,你不會不清楚吧?”

突如其來的溫柔讓安北酒的身軀一陣,下意識地看了眼麵前的男人,這樣的宋清黎讓她很不舒服。

“宋清黎你到想怎麽樣?”她都快覺得自己的耐心要磨沒了。

“我想怎麽樣?”宋清黎不怒反笑,“到底是誰想怎麽樣?安北酒你要知道這件事情是你先招惹我的。”

要不是因為那條Gay的新聞被爆出,估計他也不會有那麽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我都道了歉了你還想讓我怎麽樣?一百條緋聞我也爆出來了,我現在也在承擔所有事情的後果,你還想怎麽樣?”

宋清黎沒有回答她,隻是搬了個椅子坐在門口,悠閑自在地看著他,大有她不說實話不讓她出門的架勢。

安北酒的耐心快被要磨沒了,仰著頭,讓自己你腦袋保持一些清醒。

“好了宋清黎,我和你說實話吧,你不就是想知道我為什麽離開嗎?我告訴你。”安北酒把頭腦梳在腦後,幹脆破罐子破摔。

宋清黎沒有說話,挑了挑眉,示意安北酒繼續往下說。

“我父親的事情你也知道,為了維持生命,他必須要在醫院裏麵呆著,高昂醫藥費我付不起這才想出來爆你新聞的想法,這點我為我的行為造成抱歉,後來的事情趨勢你也知道了,我必須要離開這個地方,我是狗仔我的身份是不能被曝光在眾人麵前,這是我離開這裏的理由之一,二來我是真的不想再看見你了,我離開,就沒有了見麵的機會,這樣也不會對任何的人造成困擾。”

這一次,安北酒選擇了妥協。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