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醜女重生:傾盡天下

大發快三大小單雙口訣

醜女重生:傾盡天下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10-20 16:05

評語:本文講述了一個古代重生複仇的故事,故事中的女主角重生之後唯一的目的就是報仇。

標簽:
醜女重生:傾盡天下是作者溫如瓷最新推出的言情類小說,在大結局裏,主要講述了楚霄玉嶽璃歌兩個人的故事,所以喜歡言情小說的趕緊去看看吧。

精彩章節

滿殿桃花清香,桃花開得豔麗,一朵粉嫩冒出殿外西牆頭,整個皇宮中唯有青霞宮花開得最盛,每到春日,整座宮殿姹紫嫣紅,春花怒放。每一株都經嶽璃歌手精心栽培,花耗了不少心血,宮裏人人都說這些花讓太子妃養成精了,每一朵每一簇,盡態極妍。

“初初,我這樣可還好?”銅鏡裏,嶽璃歌整理自己的裙擺,她身上這件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朝服可是絲織坊十二位織女繡製三月有餘,今日是嶽璃歌冊封大典,加冠為後。

“好看,皇後娘娘這一身甚是好看。”初初笑著,將手裏的一串紅玉珠佩戴在嶽璃歌脖頸處,赤紅的珠子襯的嶽璃歌的脖頸愈加白皙。

嶽璃歌粲然一笑,輕拍初初小臂嬌聲道:“胡說,這還未封後呢,不作數。”

“哎呀,這不就要封了嘛,又何必在意這一時呢。”

“不行,你莫要打趣我,差一刻差一分,都不算。”

見自家主子如此執拗,初初無奈搖頭,輕聲歎:“這麽倔強的人啊,天底下就屬您了。”

“燒了!都給我燒了!”殿外一淩厲的女聲。

嶽璃歌疑惑,起身朝殿外走去,迎麵而來的卻是寧嘉柯氣勢洶洶,她目光越過寧嘉柯,卻看到一群宮婢在殿外砍折園裏的植株。

嶽璃歌大驚,衝怒氣而來的寧嘉柯大吼:“你在做什麽!還不讓他們住手!”

可寧嘉柯卻是一臉得以神色,嶽璃歌見狀,朝殿外嗬斥:“你們快住手!都停手!”可滿院子的人沒有一人聽嶽璃歌的話,仍是砍燒桃樹。

嶽璃歌向外衝,卻被寧嘉柯攔下,“你幹什麽去?我還有筆賬需和你算算!”

嶽璃歌焦急朝外走,“算什麽啊,我的花!”她想掙脫卻被寧嘉柯死死拽著。

“那些花你今日是留不得了,而且…”寧嘉柯目光陡然而變,冷冷地看著嶽璃歌,玉手輕抬,狠狠拽下嶽璃歌的鳳冠,“今日,我要為後。”

嶽璃歌花容失色,青絲散亂,目光中充滿匪夷,“寧小姐,你…你這是何意?”

平日知道寧嘉柯是無禮是妄為,可嶽璃歌從未刻薄相待。

寧嘉柯示意身邊的侍女堵住嶽璃歌去路。

一步一步,寧嘉柯走到銅鏡前,將手中的鳳冠待在自己頭上,側了側首,又衝銅鏡裏的自己淺淺相笑,“你知嗎?哦不,你不知。”

“知什麽知啊,寧小姐,你先讓你的下人停手啊!”嶽璃歌慌亂地看著殿外,那些都是她的心血。

“我說,我和楚霄玉有情,這點你可知?寧嘉柯笑著,眉眼裏毫無怯意。

嶽璃歌怔了怔,緩緩轉身看向一臉歡愉的寧嘉柯,怯怯諾諾問道:“你…你方才說什麽?…”

寧嘉柯臉上依舊掛著笑意,踱步到嶽璃歌麵前,輕聲道:“我說,我和楚霄玉有情,我和當今皇上有情,我,要坐上你的後位,如此,你可聽懂了?”

寧嘉柯看著四周一片富麗堂皇,這個宮殿,那個後位,還有那個男人,都是她思慕已久,她終於可以將嶽璃歌從那個位子上拉下來,取而代之。

“寧嘉柯你在這裏胡言亂語什麽!我家娘娘今日就要冊封為後了!”初初氣憤不已。

寧嘉柯睥睨一旁的初初,語氣中帶著嫌惡:“哪裏來的賤婢,還不給住嘴,百水。”立在寧嘉柯身邊的侍女點首領會,三兩步走到初初麵前,手起手落便是一清脆耳光。

“來人,把這不知天高地厚頂撞皇後的賤婢拖下去。”

“寧嘉柯!”嶽璃歌大喝,今日她這般怒氣好多次,她脾氣從未這樣暴躁過,“你今日到底是要如何!”

麵前一臉自傲的女人,哂笑道:“我要你的鳳冠,要你的後位,這些我說的還不明白嗎。”語畢,寧嘉柯扯住嶽璃歌的嘉禮服,“給我從她身上扒了!”

身邊幾個侍婢得令便下手,不論嶽璃歌如何掙紮也敵不過三四個人力道。

幾個侍婢將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朝服從嶽璃歌身上扒下,將嶽璃歌狠勁一推,噗通嶽璃歌穿著內襯坐倒在地。

寧嘉柯正拿著朝服細細端賞,殿外卻傳來一聲:“皇上駕到!”

這一聲似是嶽璃歌的救命符,她歡喜的望向殿門,卻不知來的,是一道催命符。

進門,楚霄玉便看見嶽璃歌披散青絲坐在大理石地上,身子瑟瑟發抖。就隻穿了內襯,雖然已入了春,但穿的如此單薄坐在地上,還是冷。

“歌兒。”

嶽璃歌目光裏含著懇切,聲音微微顫抖道:“皇上…她說…”

“霄玉,我告訴你我傾慕之情,可你看看她,她好像還不明白呢。”寧嘉柯撒嬌的聲音,似是弱柳扶風寧嘉柯靠在楚霄玉肩側,目光裏帶著挑釁意味。

“她說的,是真的?”嶽璃歌不死心再問一次,她要聽那個男人的答案。

楚霄玉眼神沉了沉,麵容轉而換成一抹淡笑,道:“她說的是真的,朕與她早就在了一處,情真意切。”

“楚霄玉!你…你在說謊對吧…”嶽璃歌眼神渙散。

“朕,從不說謊。”

“楚霄玉…我與你六年光陰,你如今…是不是,是不是有什麽難言之隱,你大可告訴我!是不是誰不許我當皇後,我不當了,我…”

楚霄玉頗為頭痛,淡淡答道:“沒有,你如今怎變得這般囉嗦,朕不過就是利用你,利用你我才能坐得穩這個皇位。”

“我是你發妻啊!”

“發妻?…”楚霄玉嘴角噙著笑,“發妻又如何,你知道朕是如何當上太子的嗎?不妨告訴你,是我殺了楚霄平。”

陡然一驚,嶽璃歌難以置信,“那是你長兄!你們是手足啊!”

“手足又如何?”說話的是寧嘉柯,“成大事,至親亦可殺之。”她倚著楚霄玉,眉目如畫,春風得意,好一雙鶼鰈情深的璧人。

“嘉柯,讓朕來為你加冠。”說罷,楚霄玉拆下寧嘉柯頭上的鳳冠,重新梳發戴冠。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