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逐塵錄

逐塵錄

逐塵錄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08 12:59

評語:人物形象飽滿,條理清晰,結構層次分明,《逐塵錄》真是一部很棒的故事,難得看到這麽好看的小說,太棒了

主角沈沐白,蘇白青小說《逐塵錄》是最新完結超熱門的武俠小說,主要講述了這紛亂塵世,精彩紛呈,能在此間走上一遭,甚幸甚幸。這江湖便似那珠串,而我,就是那細繩,將這各式珠兒一一串起。於是,有了新的江湖。

精彩章節

這場風波之後,並無大事發生,雲龍賧很快便恢複了往日景象,偶爾有人說起此事,卻也沒人過多追憶。許家派人取回屍體,也並未對劉家給以顏色,不過人人都清楚,劉家以後日子定然不會好過了。劉家老太大壽不了了之,那七七四十九日布施也是告一段落。隨後老太太一病不起,看來已沒多少時日可活。那向天狼被一眾護從連夜送走,早已不知去向。日子還要一天天過,所有人都已恢複如常,除了安小乙,他心裏波瀾卻是遲遲無法平息。

老板娘以往都不會在店中待太長時間,這次卻出人意料的一直住了下來。她對酒樓生意也並不關心,一切交於福伯顧伯處理,偶爾到大堂逛逛,也是馬上引起混亂,於是她也不愛出去了,坐在魚池邊搖椅上看書打發時間。而那白衣書生,每日睡到正午時分,又將自己打扮的風度翩翩,向姐姐問好之後便匆匆出門,偶爾陪她吃飯,也是銀子花光,找個機會哄她一哄,而老板娘也從不拒絕,書生每次都是錢囊鼓鼓,笑意盈盈。雖說這書生紈絝,但對眾人都是以禮相待,眾人不說喜歡,至少也是沒有心生厭惡。老板娘想讓白青在樓裏住下,怎奈白青不肯,她便不再強求,她心知這小丫頭心思,卻也並不說破。

轉眼就過了一月有餘,已到了寒露。這些日子,雖說平淡,小乙也是長了很多見識,他還發現瘦猴知道的江湖故事多的出奇,於是有空之時便拉著他的“華哥”讓他大肆擺談一番。此時破廟也已是煥然一新,廟門被修好,門上上鎖,牆上破洞被堵住,地上雜物被清掃一空,土地公也被從頭至尾收拾幹淨。小乙還找來木板做了兩張簡易小床,床上有被褥,床邊有炭盆,一旁還置有一堆炭火,都是用小乙一月工錢購置的。唯一沒動的,就隻有廟頂那塊破洞,因為白青說從那洞裏可以看到天上星辰。是像個家的樣子了。

安小乙每日練習阿爺傳授的拳法,一日也不曾間斷,白青也總是坐在一旁加油鼓掌。小乙向老板娘討教投擲之法,老板娘也悉心傳授了看家手法,此時他已能用石子輕鬆擊中十餘丈外大樹樹幹。老板娘說這需要常年不斷的練習與領悟,並非一日之功,但要成為絕頂高手,則是需要上天眷顧了。有時顧大娘讓他殺隻雞,他也會試試身手,三丈之外偶有一次擊中雞頭也會讓他興奮半日。

這天夜裏,狂風大作,不一會便大雨傾盆,在這時節還有這等大雨倒是極不常見的。小乙點上炭火,二人坐在火旁看著雨水從洞中灌入,倒是也不覺多少寒意。往常一樣,二人相互聊著白日見聞,氣氛也是異常歡樂。小乙脫掉上衣露出強健身體,還特意跑到那三尺雨中打了一套拳,白青咯咯笑個不停。打完後他披上外衣,到炭火旁取暖,看著白青憨憨笑著。

他發現白青臉色不太好,關切的問,

“小青,你這是怎麽了?哪兒不舒服麽?”

蘇白青按著肚子,臉色煞白,

“肚子不舒服,可能是吃壞肚子了。沒關係,休息一會就會好的。”

說完她便起身,正要回到小床之上。安小乙“啊”的一聲,滿臉的驚恐之色,

“小青,你流血了!到底哪兒受傷了!哎呀,我得帶你看大夫去。”

蘇白青捂著肚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安小乙上前,一把將她背到背上,正要向外跑去,才想起門外那狂風暴雨。於是他放下白青,抓起一塊床板,與棍子一齊綁縛到背後,雙手抱起白青,衝出門去。剛出門不遠,二人都已然全身濕透。他左手將白青的頭按到自己頸邊,想為她擋下更多風雨,他感到一陣暖意,正是白青臉頰貼在胸前,還伴著急促呼吸。

安小乙記得幾家醫藥鋪,可在這風雨之中,卻完全失了方向。他抱著白青在這大街上四處亂跑,急得大喊大叫,叫聲瞬間被風雨之聲湮沒。這條街道已經跑到盡頭,他失望的轉身,那店招卻讓他欣喜若狂,正是那“陸家藥鋪”。他想也不想,上前把店門敲得啪啪作響。

拍了好一會,隻聽店中傳來女子叫喊之聲,

“誰啊,再敲老娘用針紮得你話都說不出來!”

然後一塊門板向內開啟,安小乙正要進入,卻被自己背的床板擋在門外。

“大娘,我弟弟受傷了……”

還沒說完,他就挨了一個巴掌。

“大娘,你倒是再叫一聲!”

安小乙滿眼金星,稍微一緩才仔細觀察這門內女子。隻見她手持燭火,身穿淡黃布衣,身後披著灰色長衫,長衫拖在地上,似是男人衣物。及腰長發散在胸前,看不清五官樣貌,但依稀能看出臉色有些發黃。安小乙渾身一個激靈,也是被這扮相下了一跳。

“姐姐,這是我弟弟,他受傷了,你能看看麽,你你要什麽我都答應你。”

那女子把燭火湊近蘇白青,兩指搭在白青腕上,然後白了安小乙一眼,

“你就在這待著。”

安小乙輕輕放下白青,那女子扶著白青進到內間去了。

不多時,女人走了出來,冷冷的對安小乙說道,

“救不了了,準備收屍吧。”

安小乙大驚,哭喊道,

“啊,不會啊,姐姐你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

女人滿臉嫌棄,使勁把他向外推,

“把你的門板放下,看那雨水全進店裏來了。”

安小乙迅速放下門板,一下衝了進來,一把抱住女子大腿。

“姐姐你一定要救他,要我做什麽都行,隻要你能救她。”

女子拔腿不成,無奈至極,也隻好任由他抱住。她托腮想了片刻,眼珠一轉,

“這樣,你啊給我幹三年苦力,我就救他,要知道救他可是要消耗本姑娘十年功力,你倒是不虧。”

“好好,我同意。”安小乙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女子瞠目結舌。安小乙說完也是心中迷惑,怎麽醫生還會消耗功力,不過回頭一想,阿爺的故事裏,也有那江湖高手消耗功力救人,便也不再多想。

“還不放開我!”

安小乙趕緊放開,抬頭看著女子。隻見他濃眉大眼,鼻梁高挺,嘴唇暗紅微微有些幹裂,一張鵝蛋臉,雖說膚色不太好,長得也還算是標誌。

“治好了,你可以進去看看她。”安小乙眨眨眼,飛快衝了進去,身後緩緩傳來一聲,

“不過先把身上雨水弄一下。”女子大怒,

“你這小子。”說完她也跟著小乙衝了進去。

隻見蘇白青坐在床邊,用剛才女子身披的那件長衫裹住身體。

“小青,你沒事吧。”

蘇白青臉上一片豔紅,不敢說話。安小乙看看白青又回望女子,甚是迷惑。

“你可是要為我做三年苦力喲,我可是記下了。”那女子輕聲笑道。

安小乙眨眨眼睛,

“那我弟弟他沒事了麽?”

“到現在還弟弟呢,哈哈,你這小子著實可愛啊!”說完女子走上前來,雙手捏住小乙臉頰,把這臉變換成各種樣子。白青看到也是笑出聲來,小乙看她沒事,也是傻笑起來,口水流出沾到女子手上,那女子慌忙抽回手,又把那口水擦在小乙身上。

“你這小子口水這麽多,這也難怪,老是守著這麽個漂亮小姑娘,誰能不動心啊。”

蘇白青臉色紅韻還未退下就又紅豔起來。

“你倆叫什麽名字。”

“我叫安小乙,我弟弟,不對,我妹妹是蘇白青。”

“我一看你倆就不是親生兄妹,果然如此。”女子坐到白青身邊輕聲道,

“這小子以後就在我這幹活了,白青,你就來陪姐姐好不好?”

安小乙已經習慣,似乎所有女人都喜歡這個小姑娘,心裏也是喜滋滋的。

“這個……”

她沒有回答,隻是望向安小乙。

“臭小子,你敢說不,信不信我把你牙齒拔光,還天天喂你吃硬饅頭。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蘇白青大笑起來,不知為何,對這女子倍感親近,雖然顧大娘和老板娘都對她很好,但在她身上才有這種不一樣的感覺。她微微點頭,那女子開心的站了起來。

“我這裏啊雖然不大,但是多有人情味。”

“還有藥味。”安小乙打斷她的話。

“你給我滾蛋。”

女子嗬斥了一聲,又轉向蘇白青,溫柔道,

“有空呀,就跟著姐姐我學學醫術,以後治病救人,多好啊!”

白青一直想學點什麽東西,聽她這麽一說也是有些心動,她想了想,喃喃問道,

“姐姐,小乙哥能不能也在這,如果他不在這,那我也……”蘇白青說完低下頭去。她是真喜歡這個姐姐,從見到第一眼起,姐姐這樣吵吵鬧鬧讓她很開心,她也知道姐姐是在逗弄小乙,並非對他不喜。

“這個小混蛋嘛,讓我想想,我想想。”

她盯著小乙走來走去,反複幾次之後,這才說來,

“算你小子運氣好,拿塊棕墊,睡外邊。”說完她從床下取出棕墊,扔給小乙。

小乙滿頭霧水,看看白青又望望那女子,他輕輕咽了咽口水,

“姐姐,你叫什麽名字呀。”

蘇白青一愣,這才發現,她和小乙一樣,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這女子姓名,就答應了她要住在這裏。

那女子看出二人心思,哈哈一笑,眯眼看著白青,

“陸子苓,你看,我倆這名字呀都帶中藥,這每日聞著藥香,再好不過了。”

白青拍手笑道,

“苓姐姐,你名字真好聽。這藥店就你一人麽?”

“是啊,該死的全死了,就我一個。還有,以後直接叫姐,把那苓去掉。”

“嗯,姐姐。”

“姐姐。”安小乙跟著叫道。

“你還不快滾出去,把門關上,就墊在櫃前。”陸子苓說完抓起一件棉衣丟給小乙,又在他屁股上輕踢一腳。

安小乙接住棉衣不住撓頭,他走到外間,把門上好,將棕墊鋪在櫃前。他坐在墊子上,有些糊塗,莫名其妙的就要為這姐姐做工三年,莫名其妙的就要到這裏住下,還有這姐姐是如何治好白青的傷……他心裏雖亂,卻還是有些欣喜,阿爺在時,也是這樣對他罵罵咧咧拳打腳踢。突然他好想阿爺,心中有些酸楚。

門外雨聲漸止,裏間二女談笑之聲卻大了起來,他知道白青很是開心,自己也是有些歡喜的。他閉上眼睛,不一會便沉沉睡去,夢裏他偷阿爺的酒喝,被阿爺一把抓住,湊得屁股通紅。

第二日天未亮,小乙就起了床。他一到這個時辰就再也睡不著,這也是阿爺從小讓他養成的習慣。他輕輕打開店門,坐在店口,靜靜看著天空。他本想去煙雨樓幫忙,卻隻怕這門若是不鎖,會有人驚擾了姐姐和白青,更重要的是,他怕自己回不來。雨早就停了,可這天空中依舊看不到星辰。他仔細回想,雖說這裏比較偏僻,但定然是來過的,他能記住他見過的每一個人,也肯定從未見過這個姐姐。但是這個姐姐定然是沒有惡意的,他知道一般嘴裏狠的女人,心底大都是很脆弱的。不知為何,他此時有了一種想要去保護這個姐姐的衝動。

天空慢慢晴朗起來,可這內屋裏卻依舊沒有一點動靜。而這店外也是半天不見一個人影,清冷至極。安小乙在手心哈了口氣,這一場夜雨似乎散盡了大地溫度,一下變得異常寒冷。也是奇怪,這條街上的店鋪似乎都沒有要開張的跡象。小乙四處轉了轉,隻見一股溪水從山上而來,順著街道旁的小溝緩緩流下,最終匯入沘江。相對其它街道而言,這條街巷確是窄了些,也清冷了許多,鋪街石上斷斷續續長了不少青苔,似乎已經很少有人在此走動了。而這“陸家藥鋪”是這街道最裏的一間,若是在這集鎮之中評個最差位置店鋪,那它肯定是當仁不讓了。

小乙逛了幾圈,整個街道依舊是毫無動靜,索性就在街口買了饅頭回來,想著姐姐白青一會兒起床就能吃到早餐。可直等到日上三竿,屋裏依舊毫無動靜。安小乙滿臉憂鬱,不敢走,更不敢去敲門。眼看已到正午時分,裏屋終於打開,隻見陸子苓似昨晚一般走了出來,隻是身上沒披那件男子衣衫。安小乙看著他揚起嘴來,笑得很不自然。她這身打扮大白天都讓人心發慌,若是晚上出門也定會將人嚇倒。安小乙遞給她饅頭,他抓起兩個,自己咬了一口說,

“涼了。”

然後把另一個饅頭遞給身後一人,正是白青,她跟在姐姐身後,小乙卻是一點沒有看到,可能是白青比姐姐矮上半個頭,又緊跟在身後的緣故。她倆啃著饅頭,來到街道上。陸子苓邊吃邊活動筋骨,還催促著小乙白青一起跟上。正午豔陽高照,隻見幽靜街道的最裏處,三人齊做“養生操”,其中還有兩位邊做邊啃著饅頭,場麵甚是詭異。

“小青,咱們快去煙雨樓,顧大娘可要責罵AG亚游集团了!”

“你這小子,不是說好在我這幹活,想賴賬麽!”陸子苓斜眼看著小乙。

小乙抿嘴道,

“不是姐姐,顧大娘他們都很照顧AG亚游集团,不去打聲招呼太不好了,再說你看你這一個病人都沒有……”小乙看看空無一人的街道,有些好笑。

“嘿嘿,那你別管,想做事還不容易,保管你從早忙到晚,總有收拾你的法子。”

“姐姐,那我能不能上午在你這,下午到煙雨樓,這樣兩邊都不耽擱。”

“得得得,你倆還是過去打聲招呼,飯點忙完之後給我回來。”

“嗯。”

二人一齊點頭,慢慢朝煙雨樓方向走去。這一路逐漸熱鬧了起來,煙雨樓和往日一樣,大堂之中聚集了各式人等,所剩空桌也是寥寥無幾。小二們出前入口,好一番忙碌。

二人走進後院,被老板娘抓個正著,她笑眯眯問道,

“你倆這麽晚才來,昨晚幹嘛去了。”

老板娘將小乙打發走,把白青拉到身邊,好好看了一番。白青紅著臉把昨夜之事講述一遍,老板娘哈哈笑得花枝亂顫,夥計不覺好笑,不住朝這邊看來。老板娘讓白青坐在椅子上,

“嗯,大姑娘了。”

白青臉羞得更紅。

廚房裏,陸大娘聽小乙說完,也已經猜得八九不離十,她也是大笑一陣,

“你這臭小子,”

然後她貼在小乙耳邊消消說了幾句。安小乙聽完臉上也是一片火熱,隻是他膚色黝黑,看起來倒是有些發紫。不過,如若這事不是發生在白青身上,隻怕他也不會這麽衝動了。

“你以後可要多疼惜白青。”顧大娘似有些憐憫,歎息一聲,

“這陸家姑娘,也真是命苦,看她如此要強,心裏就更是難受了。你倆要去那裏給她幫忙,我肯定很願意的,至少能有人多陪陪她。小乙啊,你要多幫幫你陸姐姐,知道麽。”

小乙對這姐姐有好感,急忙點頭。顧大娘向小乙揮揮手,轉身忙活,她口中喃喃,

“這陸家孩子可是一天天看著長大的……”

安小乙剛要出門就又被顧大娘喊住,

“小乙,給你說個事,這陸家女子要強的很,別人要想給她送點東西是絕對不肯收的。我想你白青和她三人這麽投緣,何不每晚將她拉到煙雨樓來吃飯,至少熱熱鬧鬧的,有點人氣。”

小乙眨眨眼,有些疑惑,

“顧大娘,可以麽?”

“怎麽不可以,就多雙碗筷子的事。你最好還是讓白青去拉她過來,我看這小妮子比你管用。”顧大娘拍拍他的頭,滿臉欣慰。

安小乙有些尷尬,但還是點了點頭。

出了門,老板娘向他招手,他走了過去。白青坐在老板娘身旁,微笑看他走近。

“小乙,這事我也聽說了。這陸家姑娘,當年她家發生這麽大的事,我也是聽說過的,隻是沒能見上一麵,拖人送去一些金銀,也都被退了回來。你要是去她那,我倒是很願意的。”老板娘又看了看白青,繼續道,

“我覺得白青跟陸家姑娘要好,可以跟她學醫,以後有個小傷小痛的,自己就能照顧。”

安小乙使勁點頭,又聽老板娘道,

“至於小乙你啊,若是能在我這我當然喜歡,剛才與白青商量了一下。白天你就給陸姑娘幫忙,下午客人最多,這時再來煙雨樓搭把手就很好,最重要的是讓白青把陸姑娘一齊拉過來,大家熱熱鬧鬧吃個晚飯。”

“咦,老板娘,你怎麽和顧大娘想到一塊去了,她剛才還讓我跟白青說這事呢。”

老板娘笑意研研,微微頷首。

客人散桌,夥計們都忙著收拾,小乙在後院殺雞宰鵝,好一通忙活。老板娘見他已能用石子,在一丈之外準確擊中雞頭,也是大感欣慰。她心想這小子悟性尚可,也從不偷奸耍滑,隻怕假以時日還真能有一番作為。

顧大娘端了一小罐湯過來,舀出一碗遞給白青,之後又給老板娘來了一碗。

“顧大娘你也一起喝呀。”

她摸著白青的頭,溫柔道。

“嗯,小丫頭長大了,大娘就不喝了。這紅棗花生湯,雖說材料不起眼,效果卻是極好,再加上些紅糖,滋味也是不錯。”說完她向老板娘擠了下眼,便回她的廚房了。

老板娘喜滋滋的喝著湯水,眯眼看著白青,

“嘖嘖,今天倒是沾了你的光喲!”

白青嗬嗬輕笑。

“這顧大娘其實還有一個女兒的,死的時候和你年齡相仿,要是還活著怕是也給這老顧家添上外孫了。”

白青滿臉錯愕。

“白青,你一會先回你陸姐姐那,差不多時辰把她帶過來,我還真是有些想見見她呢。”

“嗯,我喝完這碗湯就去。”

太陽西斜,食客漸多,這前後院眾人和往常一樣,井井有條的忙碌著。小乙四處穿插,幹起了跑堂的活,隻是那身後黑棍比較紮眼,引來一陣議論之聲。

又過好一陣子,天早已全黑,天空之中掛有一絲月牙。整個大堂也隻剩下幾桌酒客,夥計們正在後院開心準備著自己人的吃食。

正此時,一位十二三歲小姑娘跨步進來,滿臉笑意,嘴角浮起一個小小酒窩。她用手拽著一人衣角,隻見那人身材修長勻稱,一身淡黃色衣衫,長發散亂披在身後,麵容雖有些憔悴,卻仍能看出秀麗容顏。

來人正是陸子苓。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武俠小說 都市爽文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風雪軼聞
    風雪軼聞

    都市 / 端木凇,程苧

    2019/03/28 | 3 人已閱

    評分:5.0

  • 逆道戰天
    逆道戰天

    玄幻 / 荊牧,冷雨兒

    2019/03/28 | 3 人已閱

    評分:5.0

  • 梅花刃
    梅花刃

    武俠 / 趙小楓,莫儷

    2019/03/28 | 3 人已閱

    評分:5.0

  • 李逵後傳
    李逵後傳

    言情 / 李逵,段小喬

    2019/03/28 | 9 人已閱

    評分:5.0

  • 司漢
    司漢

    武俠 / 司馬詡,司馬冰

    2019/03/27 | 5 人已閱

    評分:5.0

  • 三國之夢魘
    三國之夢魘

    穿越 / 楚江,蔡琰

    2019/03/27 | 7 人已閱

    評分:5.0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爽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爽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