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第一大掌門

第一大掌門

第一大掌門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2 21:43

評語:高潮迭起,別出心裁的構思,懸念設置也非常的好。非常難得的深度好文,不得不推薦啊!

主角楚升清霜姑小說第一大掌門是作者歲末末子最新完結的一部武俠類小說,描述了:即為一派之長,當有所為有所不為,身負門派興亡之責。為壯大門派發展,坑蒙拐騙之手段可不可為?楚升:我當向嶽掌門看齊!?

精彩章節

餘者三人對視一眼,董幹最先搖了搖頭,拍了拍肚腩,便見上麵的肥肉蕩了蕩。

“既然守擂的是我的好友,那我自然是不會登台。”

那鄭風便轉而看向最後一人,後者麵帶不屑,不言不語,儼然沒有想要此刻挑擂的心思。

“那我便去了...”鄭風笑著搖頭,便走到一旁取了把狹長木刀,自登台而去。

龍須峰,習得卻是刀法,乃是雙手刀法。

他自有難以言喻的魏晉之風,讓人如沐春風,本就讓施家眾人頗為看好,特別是施家當代家主施廣,便是最喜鄭風一身飄逸氣勢。但此刻施廣見他取了柄木刀,卻不由得有些麵目晦暗,不滿的挑了挑眉。

為何,這卻是這個世界江湖乃至於所有階層人的某種潛定規則。

劍,乃有著很高的地位,為兵器中之神,被視之為君子之器。

行俠者佩劍而行,文雅高尚者佩劍,將軍統帥佩劍...這一潛規則已經深入人心。而使刀者,自然是低看一眼,被認為是走狗匹夫兵卒之器。這觀念自然是偏頗到了難以言喻的地步,但卻是目前最為通行的潛規則,施家願意讓自家子弟習武,卻也要習的是君子之器。

鄭風自然將施家眾人的臉色都收之眼底,但卻沒有絲毫要辯言的意思,而是似笑非笑的打量著楚升,便開口道:“楚兄,龍須峰鄭風,前來領教。”

楚升眼底裏滿是凝重,不言不語的點頭,緊了緊手中木劍。

人的名,樹的影,龍須峰鄭風乃是十三門子弟第一人,光有這份名頭,便由不得楚升不慎之又慎。

手腕微動,手中的狹長木刀便猶如遊龍般傳了個刀花,旋即被鄭風以左手抵住刀背頓住,那手掌往上,便在刀柄處暫住,此刻他渾身的氣勢也是一變,從飄逸的魏晉風氣轉而肅殺,狹長眸子中滿是寒霜,腳步一頓瞬間如猛虎般衝出。

不比劍法重在刺、挑、紮、撩、擊,那刀法卻重於斬、劈、掃、掠。

前者靈活,後者淩冽,處處橫掃,恍若秋風呼掠而過,凡一刀一勢,莫不腳踏實地,嚴守規矩與法度。

而龍須峰的雙手刀法,便更是如此,因其承襲自軍中的斬殺之法,劈砍之勢凶悍,全無半點花哨。

楚升被刀勢緊逼,步步退卻,鄭風步履沉穩,雙手持狹長木刀以右提撩刀勢開,楚升斜身躲過持劍欲刺,那鄭風卻逼進右步,轉而成左提撩刀式進,楚升連退四五步,方才掠過刀刃,手心已然是汗水津津。

“楚兄!且看好了!”

鄭風驀然一聲怒吼,步履由穩轉急,乍然猶如疾風驟雨而進,雙手持刀迎麵斬下,楚升舉劍相格,但那一刀刀落下,恍若重錘狠砸而下,震的楚升手腕發麻,心裏更加是叫苦不迭。

一者前,一者退,退之又退,直至退無可退,當腳掌僅剩一半踩在台上時,楚升駭然發現自己已經是退到了擂台邊緣處。

若是被逼落擂台,那之前煞費心思打下的基礎全都就此報廢,楚升狠狠一咬牙,揚劍發力,同時繃緊了身子朝著側邊猛然一閃,在台上滾閃過,暫且從狂風驟雨的刀勢中脫逃,忍不住大口的喘著粗氣,樣子更是好不狼狽。

“再來!”

鄭風雙手拎刀複又欺上,楚升臉色變了又變,心底下狠決定應當占得先手,那鄭風的雙手刀勢太過淩冽,一旦被帶入節奏,就更難脫逃。唯一的辦法隻有搶占先手,先構劍勢,維持劍勢,才能把控局麵。

即有這番想法,楚升便率先出手,劍似靈蛇般探出,那鄭風雙手揮刀格擋,刀身抵住劍身下壓,整個人便也欺身而進,直至與楚升麵目相近處,卻豁然轉身,長刀揮掃自另一側斬來,楚升急忙仰身躲過,那刀勢去到一半卻乍然一變,複成下擊而斬之勢。

局勢迫急之下,楚升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右腳驀然飛起,正在刀身落在麵前之際踢中了那鄭風的手腕,後者刀勢一滯,楚升急忙一個翻滾閃過,身上已經是驚出一身冷汗。

“楚兄好手段...”鄭風目光似電,嗬嗬的笑道:“龍須三斬,楚兄這便破了其一,且再看...”

他話未說完,驀然眉頭微微一挑,麵色卻絲毫沒有變化,手中也沒有多餘動作,而是似笑非笑的看了楚升一眼,方才的話卻不再說將下去了。

滯了片刻,他雙手收刀而立,語氣不變的道:“且來日,我再往龍首門請教。”

旋即,鄭風轉身朝著擂台下走去,隻是不知為甚,這步子的跨度變得窄小了許多,行步也沒幾分瀟灑之意,反倒多了些扭捏的姿態。

見他離開,楚升這才長出了口氣,甩了甩發麻的手掌,苦笑著站起。

見到這情況,施家眾人也不由得舒了口氣,若是真讓持刀者將持劍者打了個落花流水,他們也必定非常頭痛,還要想著怎麽不傷人的回絕龍須峰。

他們可以讓自家兒孫習劍,卻必定不可學刀。

施廣這會兒也抹了把汗水,也沒了繼續的心思,直擺手叫道:“且到此為止,我那三子便...”

“且慢!”

臨末這一人卻揚聲而出,邁步上前道:“我卻還未曾和這位龍首門所謂楚升楚少俠比試過...”

這語氣頗有幾分嘲諷的意味在裏麵。

“這...”施廣麵色犯難,他是實在不想再出些亂子了,對楚升他也頗為滿意,這事到此為止便好,過猶不及。

“怎地...”那人毫不猶豫的與施廣對視,挑釁之味十足,卻無半分尊敬的模樣,儼然不像是來收徒,全然像是來挑事的,語氣也是多加輕蔑,“我明珠山,還沒資格來挑擂收徒不成?”

三山十三峰,明珠山。

這語氣幾多不敬,以勢壓人的模樣也讓人心生厭惡,頗為拿大的樣子更是讓施廣的臉色像是吃了屎了一樣難看。

“噯...”那施家老太翁擺了擺手,臉上的皺紋皺著,卻語氣和藹的道:“明珠山不多施家一個,又何必咄咄逼人,白白墮了明珠山的名頭不是。”

這場擂,其實本就沒有三山的位置,隻是若發帖不至三山,恐被人所不喜而已。

至於這個中道理,倒也是簡單。

對於十三峰來說,多一個施家的獻銀,自然是有大作用,但對三山而言,多一個施家卻不多。換種說法而言,若是施家孫進了十三峰之一,那必定是當作寶,且門派也必定多有依仗施家,雙方且好相互扶持壯大。而若是進了三山當中,卻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哪有這份待遇,山門也不會當他施家為一回事。

寧為雞首,不為鳳尾便是這個道理。

那人聽得這番話,卻是一張俏臉漲的通紅,銀牙暗咬氣的不行。

楚升在擂台上餘光帶笑,朝著這人抱拳道:“若是這位想來,那邊來吧,我楚升應下便是。”

他卻是將這話說的大義淩然,有幾分鐵項的意味。

那人更是下不得台,腹中便有一腔怒火,憤然要登台而上,但且行的兩三步,腹中的怒火卻突然一轉,一股令人羞憤的感覺便湧了上來。

一對黑白分明的眸子死死的盯了楚升一眼,這人咬著牙咯吱道:“你...你這家夥...”

“且...且等著!他日我必定登門...”

說到一半,這人便已然是按捺不住轉頭步履飛快的躥離,那聲音還遙遙的回蕩著。

“必定...登門拜訪!”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武俠小說 都市爽文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爽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爽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