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仙俠 > 帝妻

帝妻

帝妻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29 14:53

評語:《帝妻》寫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述雲歌蕭赤雲之間的故事。情節豐富,動人心腸,文筆極佳,非常難得的好文,強烈推薦大家去看看這本言情佳作啊

蕭赤雲雲歌小說是由吃辣的貓創作的仙俠經典《帝妻》,大發快三網址小說提供蕭赤雲雲歌小說章節閱讀。帝妻精選:蕭赤雲眯著眼眸,將手伸向自己懷中,一個動作倒是讓雲歌和琰兒都警覺起來。.........

精彩章節

雲歌笑了,說著:“費了這麽大力氣找到我,一刀殺了豈不是很可惜?”

蕭赤雲眼眸一深,更是銳利,逼問道:“你如何得知我費了很大力氣找到你?”

雲歌那笑容有些訕訕,心中對眼前這個帶著殺意的男子更是多了幾分的小心,這個男人似乎不單單是殺神那般簡單,頭腦也睿智極了,能從旁人的言語中穩準狠的找到漏洞。

看來……果真不能小看了這天赦樓樓主。

素手撩撥了一下碎發,雲歌掩飾掉眼裏的鋒芒,淺笑說著:“這雲霧山豈是平常山脈,不費力氣如何能上的去?”

雖然雲歌隨意的將話裏漏洞堵上了,卻依然沒有讓蕭赤雲那眼神錯開半分。

對上蕭赤雲那一刻也不停歇的探究目光,雲歌的確是有些受不住,忽然開始隱隱覺得似乎紅鳶說的有些對,這個男人不是那般的好招惹的,心中竟開始有些懊惱。

即便是這樣,雲歌一想起自己隨這蕭赤雲出山的目的,心中也是有了打算。

看著蕭赤雲沉如鍾鼓卻氣勢逼人的樣子,最為擔憂的便是琰兒了,一雙晶燦燦的眼眸不錯神的盯著蕭赤雲,生怕一個不注意,後者便殺了過來。

蕭赤雲眯著眼眸,將手伸向自己懷中,一個動作倒是讓雲歌和琰兒都警覺起來。

卻見蕭赤雲從懷中摸出來一本依然褶皺的不成樣子的書本,看樣子那書本定然是遭受過無數次的摧殘,看得琰兒直想鑽進地縫。

完了完了,主男大叔果然是來算賬的……

“雲姑娘,你是不是做了不該做的事?”蕭赤雲此時目光淡淡的凝視著雲歌,沒有過多的情緒,卻讓這寬闊的馬車裏溫度驟降。

琰兒不合時宜的打了個噴嚏後,整個人都躲在了雲歌的身後。

當那分外妖嬈的主男圖展現在雲歌的眼前時,雲歌笑的無辜極了,眨著長長的睫毛,似乎分為的疑問。

“怎麽,雲姑娘的妙筆……是忘記了不成?”蕭赤雲抿著薄唇微微上揚。

這笑如同那三生河畔曼陀羅盛開一般,散發著死亡的味道。

即便是經曆過穿越這樣的大風浪的雲歌心裏也是忽然間懸空了一般。

“你怎麽知道這是本姑娘妙筆?”雲歌強穩住心神,挑眉問道,隻是眼神中已然有了幾分躲閃。

“嗬嗬……若不是你畫的,哪個姑娘家看到了這樣的圖畫,會如你這般坦然自若……”蕭赤雲嘲諷的說著,語義冷颼颼。

雲歌剛想反駁,卻見蕭赤雲忽然的抓住雲歌的衣襟,微微用力便將她拉到了自己眼前,居高臨下的逼視著她。

森寒的氣息撲在雲歌的臉上。

“最重要的……試問這滄瀾大地上,誰有膽子敢這樣做?”

蕭赤雲那懾人的眼眸銳利乍現,像是那劍鋒便抵在了雲歌的眼珠前,讓她絲毫不敢喘一口大氣,細密的汗珠從她微翹的鼻尖上滲透出來。

這樣壓抑而窒息的周遭中,似乎一點點火星子便可以爆炸一般。

忽然一雙怯怯的小手戳了戳雲歌像是都沒了呼吸的身體,小心翼翼而軟糯糯的說著:“娘親……大叔說你是滄瀾大地上膽子最大的人哦……”

一句話,頓時讓這駭人的氣氛莫名的緩和了下來,雲歌連忙深吸了幾口氣,眉開眼笑,道:“雲歌多謝樓主的誇獎……”

蕭赤雲眼眸微動,斜瞥了一眼那巴巴兒怯懦的望著自己的琰兒,再看看自己抓著雲歌的手,莫名的心中騰升出幾分對這個小人兒的不忍。

一鬆手,將雲歌扔在一邊兒,心中暗暗的想著,這樣不著邊際的女子怎會有這般純淨透徹的孩子。

“相對於如何懲罰你,我倒是想知道你哪裏來的膽子,或者……你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麽人……”蕭赤雲不再望著雲歌,穩穩的坐在哪裏,眼眸微閉,隻是那駭人的氣勢不減分毫。

雲歌內心是有些崩潰的,同這樣一個心思縝密的人一起,自己當真要加倍小心,一個不留神便會被對方抓住馬腳。

“窮壯慫人膽唄,我上有老下有小……缺銀子,況且本姑娘還救了樓主你一命不是,用你的美貌當做診費,你也不虧不是。”雲歌嬉皮笑臉的說著。

“美貌?要說美貌……雲姑娘顯然要勝過本樓主,怎不見這主女圖是你?”蕭赤雲看也沒看雲歌,指尖輕輕的婆娑著,淡淡的說。

“雲歌蒲柳之姿,哪裏……”

隻是雲歌那話語還沒有說完,忽然間感覺自己腰間一雙冰冷的手,蕭赤雲一用力,雲歌便撞進了他生硬的略帶著藥草香氣的胸膛裏。

帶著男子獨有的氣息,蕭赤雲沙啞而帶著毋庸置疑的說:“怕是姑娘的蒲柳之姿也是這滄瀾大地上數一數二的了……所以,若是還想要繼續跟著本樓主,最好遮上你這禍水的臉!”

還未等雲歌平複心中的驚恐,蕭赤雲已然飛身的離開了馬車,躍上了一旁的黑色駿馬。

待到雲歌反應過來的時候,這馬車中隻獨留她和那驚詫的琰兒。

蕭赤雲帶著傷的身法依舊快的讓雲歌捕捉不到身影,她心中已然有了結論,此人的武功定是高於自己,置於高多少,便未可知了。

想到方才蕭赤雲完全有可能將自己和琰兒悄無聲息的殺了,雲歌便後怕起來,臉上也開始凝重起來。

還有,最後蕭赤雲那句話,“若是還想要繼續跟著本樓主……這句話是什麽意思,莫非是他知道了自己就是要跟著他下山?還是隻是隨意之言?

這個蕭赤雲,越發的讓雲歌琢磨不透起來。

那官道上,一輛黑頂嵌金邊,四角墜流蘇的低調馬車向前行駛著,周圍五匹馬護其左右。

於颯輕拉韁繩,讓馬落後於車尾,同蕭赤雲並行。

“這雲歌的消息,生息閣收了多少錢?”蕭赤雲嘴唇微動,低聲問道。

於颯比劃了一個二字。

“二萬兩?”蕭赤雲挑眉。

於颯有些尷尬的回答:“二十兩……”

聽到於颯的話,顯然蕭赤雲也是一愣,二十兩是生息閣最低的價碼,意味著為鄰家阿嬸提供哪家配種公豬品種優良或是哪家的小寡婦又勾引哪家小相公的消息。

醫毒聖手的徒弟的消息……就隻值二十兩?

“或許……這個雲歌本就那般無足輕重,是AG亚游集团多心了,一個靠著畫小豔書的女流之輩,還孤身帶著一個孩子,雖然是古老的徒弟,卻也沒什麽出奇的,倒像是個到處闖禍的不修邊幅的人,否則古老也不會將她輸給樓主了。”於颯琢磨著,輕聲的對蕭赤雲說著。

蕭赤雲瞳孔萎縮,目光像是透過了那馬車又看到了那車中女子的一雙眼眸上,還有那驚華的容顏,終究是搖了搖頭。

“古卓是什麽人……那是石破天驚的人,傳聞曾與百裏予齊鳴天下的人,會隨便收徒弟……亦或是隨便送徒弟?”蕭赤雲那握著韁繩的手指不著痕跡的緊了幾分。

聽了樓主的話,於颯也陷入了沉思,的確,此次樓主隻身一人來到這雲霧山,本就是想要見古卓老人一麵,想要詢問一下是否有百裏家的消息,卻不想被人重傷,想來這雲霧山和這古卓老人也不是尋常,那這絲毫沒有大家閨秀風範的雲歌雲姑娘……又是什麽樣的人?

但一想到生息閣的價碼,於颯又有些懷疑,生息閣可謂也是能夠洞察這滄瀾大地天下的組織了,若這雲歌姑娘真的有什麽不同尋常,怎會隻值一隻配種公豬的價格?

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蕭赤雲看著那安靜的向前行駛的馬車,淡淡的冷哼一聲。

無論那車中的女子是何人,有何種目的跟著自己……他終究會查出來,或者讓她自己說出來!

而雲歌在蕭赤雲離開了馬車的良久後,才收斂了自己所有的情緒,低頭看著自己那同樣也是一臉沉思的兒子。

輕戳了琰兒的小腦門兒,雲歌笑著拿出水葫蘆遞給他,脆生生的說道:“小冤家,口渴了吧……”

琰兒有些置氣的推開那水葫蘆,道:“喝不下!”

雲歌笑著挑眉,詢問他為何喝不下。

琰兒有些苦大仇深的轉過頭,苦口婆心的對雲歌說:“娘親,琰兒還小,不能每次都保護你,等我長大了你再闖禍可好?”

雲歌微愣,心下知道是方才蕭赤雲抓著自己衣襟的時候,這小家夥嚇壞了,心裏一暖。

輕輕的將他攬入了懷裏,嘴裏卻是笑罵著:“可真是我的小冤家……”

“娘親才是琰兒的冤家……”

外麵的蕭赤雲和於颯分明也聽到了馬車裏麵的對話,於颯臉上有些不知如何,他終究是沒有見過這樣的母子的,而蕭赤雲心中卻又是多了幾分對那個小小的人兒的幾分同情,雖然這雲歌的身份不明,但從哪裏來看,她的確是一個讓人煩惱的主兒。

路上話不多,一行人走了一下午,近傍晚才到了一處小鎮。

驅車來到了這鎮上唯一的客棧,雖是簡陋,卻也是客流眾多,想來這也是來往客商必經之地。

幾人下了馬,馬車簾子撩開,一麵黑紗遮了雲歌的容顏,隻漏了一雙眼眸在外麵。

還未等琰兒跳下馬,帶著黑紗鬥笠的蕭赤雲已然一把將他抱下了馬車惹來琰兒賣乖的抱抱。

雲歌低斥,顯然這個殺神更喜歡琰兒一些。

一行人進了客棧,這客棧裏也是聚集了一幹人等,看到蕭赤雲等人進來,也都不著痕跡的打量著,明顯的那大堂的聲音都不再喧囂起來。

幾人並沒有在大堂停留,直奔著那樓梯而去。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那堂中一個渾厚而帶著戾氣的聲音炸天驚一般的響起:

“站住!”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短篇美文 短篇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美文
短篇美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美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美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