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十萬雄師斬閻羅

極速五分3D官方

十萬雄師斬閻羅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31 04:01

評語:閱文無數眼前一亮,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小說,不管是從文筆、文章的結構、人物的描寫。都把每個人物性格特點體現的淋漓盡致。值得推薦,寫的真的很好呢!

標簽: 短篇 玄幻女強
本書講述武林第一大家族的族長第一人早年因自己的名字犯忌,受盡江湖人士的奚落和欺淩,他奮起抗爭,終於成為武林中真正的第一人。他因自身的遭遇從而痛恨江湖中的種種不公平,所以建立江湖法庭第一堂,接受所有受欺壓、受淩辱的人的投訴,進而對被投訴者施以嚴厲的懲罰。由於他此舉侵犯了許多武林領袖的權力,所以幾個武林各派的領袖人物聯合起來,苦心籌劃、組織人力,經過長達十年的時間,終於一舉摧毀第一堂,殺死第一人和他的長子,奪回了江湖中人的權力。但是第一人的次子第文卻逃脫了此次劫難,他利用父親遺留下的隱藏的力量重建第一堂,向殺死父親和哥哥的人複仇。經過智謀和力量的爭鬥,第文完成了他的複仇計劃,但他也認識到了自己父親所犯的錯誤,所以他把已經奪到手的主宰江湖的權力,又拱手相讓,還給真正該擁有它的人。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為大家提供十萬雄師斬閻羅在線閱讀,十萬雄師斬閻羅(第文許飛卿)是作者陽朔最新完成的短篇小說。

精彩章節

第一堂。

血紅的三個大字,是江湖中無數人眼中的救星。當然也是無數人心中的拘命符。

第一人最初創立第一堂的時候,還沒有多少人相信他真有鏟除世間任何邪惡的能力,投訴者寥寥。

即便他手下那些最忠心的兄弟對此也頗有懷疑,畢竟武林中門派林立,奇人異士更是無窮,單以第一堂的實力是否真有裁決武林中任何事務的能力,不能不令人質疑。

不過當第一人以他的鐵腕和冷血解決了幾樁著名案件後,便無人敢再質疑第一堂的實力了。

現在坐在堂上那把交椅上的,並不是第一人,而是第武。

近年來投訴者日漸減少,所投訴的也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第一人勞累了多年,又實在不願天天去理會這些小事,索性放手讓兒子來處理。

隻有事關幾個重大門派的投訴他才會親自受理。

第武年近而立,早早的坐上這把交椅對他而言也是順理成章的事。他開始還有些激動和新奇,可沒過多久便和他老子一樣感到厭倦了。

時下的武林已真正成了禮儀之邦,孔老夫子當年滿腔熱血,奔波一生,周遊列國要複的周禮通過第一人的鐵腕卻實現了。

武林中人現在真是相敬如賓了,見麵時總是不厭其煩的行禮,挖空心思說著好聽話,唯恐一不留神被對方抓住把柄告到第一堂去。

打架鬥毆,尋糾滋事,就跟絕了跡的恐龍似的,隻是老人們緬懷往事時的事了,就仿佛那年代已過去了幾千個世紀似的。

至於以強欺弱,以大壓小,以多欺少,以富淩貧這些人類與生俱有的種種劣根性似乎也完全從人類的血液中被蒸發得一幹二淨。

人們無論遇到什麽事,都遵循著一條沒有人製訂,更沒有人頒布,卻是人人遵守的法則,一要有禮,二要退讓。

禮多人不煩,自然也不會有把柄落到對方手上,而退讓中也大有學問,假若我退讓了五分,你卻退讓了三分,那就是欺負我了,非告你到第一堂不可。

而近年來第一堂所接到的投訴全是這一類的,就連第一人也感到厭倦和反感。

不過第一堂設立之日起便有一條鐵定的法則:不許拒絕任何投訴,而這一條便連第一人也無法更改。

所以不論感到多麽可笑無聊,第一堂上下的人還是打點出十二分精神,煞有介事地接待投訴者,處理案件。

第一人對這種局麵既感到意外,又感到高興,也不免有些失望,鏟除了他深惡痛絕的種種不公正的現象固然是好,隻是這武林未免太死氣沉沉了,沒有了昔日令人熱血沸騰的景象。

“有得必有失,平平靜靜的總比亂砍亂殺要好得多。”他在心裏自慰道,不過他隱隱約約也覺得,把一個個持刀佩劍的武林豪客弄得比未出閣的少女還要拘謹守禮也未必是好事。

第武先皺著眉毛處理了兩樁投訴,手下的人都看得出他很不高興,人人都加倍小心,走路也輕得跟貓似的,似乎怕踩死了螞蟻遭投訴。

其實第武不高興,一是因為案子太無聊。一樁是秦山派的鬆靈子控告海南派的晚輩方青向他叩頭時,三個頭響聲不一,顯見敬老之心不誠。

另一樁是青海派的女俠紀卜馨控告丈夫連雲鶴乘她睡覺時與她春風一度,事先卻未征得她的同意。

第武險些怒罵出聲,這些人把第一堂看成什麽了?不過他脾氣雖暴躁,還是壓住了火氣,因為第一堂還有條規定:申訴者總是正確的。

他簡單說了句:“案件太複雜,需要經過大量的調查,押後裁決。”便讓人安頓兩個申訴者去了。

而他惱火的真正原因就是:第一堂已無事可做了。

其實這一點許多人都看得明明白白,卻沒人敢說出口,況且第一堂已是武林中的神殿了,總不能有事時燒香拜佛,過後便拆廟燒神吧。

所以不管有事無事,第一堂永存。

第武自然最懂得這個道理,可讓他做個無事的神祇,卻讓他太空虛了,他隻能歎生不逢時,恨不能生在那些動亂的年代裏,也和父親一樣,大展宏圖,創出一份驚天之業。

可惜該做的事都已經讓父親做完了,他也隻好枯坐這冷板凳了。

隨後他又處理了些家族中的財務,第一堂既非朝廷,也不是官府衙門,沒地方收稅,可要使這座龐大的機構運作起來,耗費的錢財比任何一個巡撫衙門都大得多,而銀子從哪裏來,既不能向申訴者收取,反要搭上許多衣食路費,更不能向那些受裁決者收取,因為那同樣是勒索,與第一堂的宗旨相背。

第一人隻好自力更生,不是種地,也不是紡棉花,而是經商。

第一堂的麵子沒有人敢不給,凡是第一堂看中並想插手的買賣,所有的人都識趣避開,哪怕是因此傾家蕩產也口無怨言,有一些不識趣的不是得了些怪病就是憑空失蹤了,幾年下來,南七北六省的鹽、茶、糧食、布匹、馬匹這幾項利潤最大的行當便隻有第一堂在做了,所以第一堂已是富可敵國。

第武處理完了這些煩心事,鬆了口氣,忽然想到了一人,臉上露出了笑容。

華山女俠崔碧雲,人稱芙蓉仙子,人長得確實美豔如仙,至於武功如何就沒人知道了,因為近年來隻有同門師兄弟間切磋武功。偶爾動動刀劍,江湖上早已聽不見金鐵交鳴聲了,自然也不會知道誰的武功有多高。

三月前,芙蓉仙子隨她師傅華山派掌門人來拜見第一人,第武自然陪侍在側,芙蓉仙子看著他時,眼中崇拜而又愛慕的眼神燃起了他胸中熊熊烈火,第二天,兩個人便到了一張床上。

這一次的豔遇熱烈卻又短暫,三天後芙蓉仙子便隨師傅回華山了。

看著芙蓉仙子遠去的背影,有那麽一刹那,第武真想拋棄一切跟隨她而去,但他知道他做不到。

隨後的日子裏,他看任何人和事都不順眼,動輒發怒。他自己也感覺到這一點,對自己也分外惱火,可就是管不住自己,如此一來,發火的頻率越發高了。

他知道神可以發怒、發威,但亂發脾氣絕非神的本色。要想做一個神,不為任何外人、外物所影響,所左右才是最基本的條件,就像他父親一樣。

昨天,他接到了芙蓉仙子托人捎來的信,說她今天即可到長安,而且這次是自己來的,想留多久就留多久。

第武明白信中的暗喻,即是說她已決定完全委身於他,聽憑他的安排。

他的心境立時豁然了,看什麽人和什麽事也都順眼了,除了上午接到的這兩樁荒唐的申訴。

“二少爺在哪裏?”他忽然想起有好幾天沒看到弟弟的影兒了,不禁問了一句。

平時他從來不關心弟弟在做什麽,因為他知道弟弟除了吃喝玩樂也真沒什麽可做的事,不過他惟一覺得不滿意的地方是:

弟弟應該多騎馬打獵,飲酒狂賭,這才是男人的本色,而不應天天泡在天香閣裏。

不過這話他不但不敢說,連臉上也不敢表露出來,隻要對弟弟有一點不滿,那就是拿刀子去紮父親的心。

比拆了第一堂罪還要大,他隻好不聞不問,不過他心裏其實是和父親一樣喜愛著弟弟。

“二少在天香閣。”

第武笑了,不是平日那種譏誚的笑,而是發自內心的笑,他有些理解弟弟了,甚至突發奇想,想去看看天香閣有什麽地方能令弟弟如此迷戀。

不過他也知道不管怎麽想也不能去做,因為他是未來的神。

“生活是美好的,女人是美好的。”他在心裏由衷感慨道,仿佛發現了一條人生的真諦。

“二少,對那小玉姑娘還滿意嗎?”

一個姑娘靜靜地問道。

盡管天香閣的姑娘個個以美豔而聞名天下,這位姑娘才是拴在第文腳上的一根線——一根掙不脫,剪不斷,卻看不見的線。

她叫許飛卿,名字很普通,衣著也很樸素,雖然昂貴卻讓人看不出昂貴之處。

若走在大街上,沒有人會認為她是從天香閣走出去的,她似乎與天香閣這地方有天懸地別之隔。

但她真就是天香閣的姑娘,和別的那些姑娘一樣,惟一不同的是,她隻是第二少的姑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

她最初也同樣是被當作祭品奉獻給第文的,第文接受了,也享用了。用的卻是另一種方式:他把她當成了一個朋友。

第二少當然朋友遍天下,且不說那些陪他打獵、喝酒、賭錢,隨時都準備從他身上大撈一筆的公子哥,隻要他認可,全天下的人都會搶著做他的朋友,而且引以為榮。

但第文心中真正的也是惟一的朋友卻是這位外人根本不知道的姑娘——許飛卿。對此,他時常感到悲哀,也感到寂寞,到後來卻也滿足了,人生有一知己足矣,何必求多。

“有什麽滿意不滿意的,你也知道,就是這麽回事。”第文似乎有些厭倦地回答她的問題。

“我不知道,滿意就是滿意,不滿意就是不滿意。什麽叫‘就是這麽回事’?”

“你又來逼我,你分明是知道的。”不知為什麽,第文一直認為許飛卿是最能知道他的心的。

而且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一切,不是從他的表情,也不是從他的言語上,而是一種很神秘的心靈的溝通,所以他們便成了知己。

說完這句話,他便施施然躺到許飛卿的床上,比躺在自己的床上還要隨便、自然,而且舒服。

“是的,我知道。”許飛卿認輸的承認道,而她自己也覺得奇怪的是:她真的知道。

隨後她便搬了隻錦凳在床邊,自己坐下來和第文說話,這是他們二人交談時幾乎固定不變的方式。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許飛卿接著道,“你明明不喜歡這一切,甚至是厭倦,為什麽還要去做?”這一點她真的不明白。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活著總得做些事吧。”第文眼望著天棚說道。

“可你就不會找些自己喜歡的事嗎,別的什麽事?”

“別的也都一樣,一樣的無聊。”

許飛卿不再問下去了,她已深深感受到第文如淵般的空虛和英雄無奈的寂寞。

在世人眼中,第二少無疑是世上最幸運,最快樂的人了。幸運不幸運許飛卿不知道,但隻有她知道:二少是最不快樂的人。

兩個人閑聊著,第文躺在這張床上便會徹底的放鬆,他隻是隨口說著話,並不在意說的是什麽,是否能表達自己的心思,因為許飛卿會理解到的,甚至他不說話她也能理解到,說話不過是種機械的運動而已。

他靜靜地看著她,她的臉,她的聲音對他近乎有一種催眠般的魔力,令他感到安靜,祥和而且充實。

她絕美的臉上隻有一種表情,淡淡的幽雅,從無哀怨,也無熱烈,卻充滿了感情。這張臉似乎是一個曾經輝煌了幾百年又逐漸黯淡下來的世家貴族的縮影。

第文看到這張臉時,便被這種言語無法形容的神情緊緊攫住了,從那時起這種神情就從未變過,第文甚至敢和任何人打賭:

她一生下來肯定就是這種神情,哪怕你在這張臉上打上兩拳,踹上兩腳,這神情也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而她的聲音帶給人的感覺也同樣如此,淡淡的如同馨香,又充滿了魔力。即或偶然淺淺的一笑也同樣的風雅,而她從未大笑過。

她在天香閣的地位很特殊,既是這裏的姑娘,在提供給客人的名單裏又沒有她的名字,所有來過天香閣的客人都不知道有這麽一位姑娘,更不要說看到了。

秦天香也不知該把許飛卿當作自己屬下的姑娘還是當作貴賓,但既然第二少喜歡這樣,她也就隻好這樣。

她不明白的隻是:二少既然如此迷戀許飛卿,為什麽不要了她。或許隻有秦天香知道,二少和許飛卿之間是清清白白的,這等事是絕對瞞不過她的利眼的。

第文心中也沒什麽打算,起初他曾想過送給她一筆錢,讓她也同自己一樣,快快樂樂地過完一生,可終究還是舍不得,不是舍不得錢,而是舍不得人。

他也曾想過把她接回家裏來,當然是作為侍妾,可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他覺得隻有在這間屋子裏,才會有這樣的氛圍,這樣的心境。

這已近乎是他所追求的人生的最高境界了,他不敢有絲毫的改變來打破它,他如同嗬護一件無比珍貴而又易碎的瓷器一樣來對待這間屋子,這屋子裏的人,而且隻要他願意,事情就會永遠是這個樣子,對這一點他堅信不疑。

至於男女情愛,在第文眼中已是等而下之的東西了,若把它與許飛卿聯係起來,簡直是褻瀆。

“卿兒,你知道漢朝有個中山靖王嗎?”

許飛卿點了點頭。

“這位中山靖王並沒什麽名,可他的子孫後代卻有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三國鼎立之一的大耳劉備。”

許飛卿又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因為在人與人的交流中,做一個好的聽客也是很重要的。

“這位中山靖王一生之中隻重複著一件事,聽音樂,看輕舞,飲美酒,玩女人。就這樣過了一生,沒人知道他是否真的快樂。而我呢,就像這位中山靖王一樣,死了也會有金縷衣穿。”

“您什麽人不好比,偏要比這位酒色王爺。”許飛卿淺淺一笑,抗議道。

“我倒是想比劉備,可惜世無曹操,也無孫權,而且連個袁紹、袁術都找不到。”第文歎了口氣。

“天下清平豈非是所有人的福氣?”

“是啊,其實不僅中山靖王,曆朝曆代的王爺都是一樣,無所作為,因為沒有什麽事需要他來做,如果他真有什麽事可做的話,那就隻有篡位謀反了。”

“二少……”許飛卿心裏嚇了一跳,麵色依然不變,急急說了一句,似乎怕聽他再說下去。

“你急什麽?”第文笑道,“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著急的樣子。”

“二少,錢幣都有兩麵,你既然要了它的正麵,也隻能接受它的反麵,人的命也是一樣。”

“你說的很對,其實我也沒什麽不滿意的地方,簡直滿意極了,因為我想不出我還有別的活法,不過隻有一件事情沒有兩麵,而隻有正麵,那就是我認識了你。”

說著他抓住了她的手,這已是他們之間最親昵的舉動了。

許飛卿笑了笑,對這位天之驕子充滿了深深的同情,也充滿了深深的感激。

第文也不過是隨口說說,可忽然之間發現了一向隱藏心底,連自己都未發現的秘密,連自己也嚇了一跳。

父親如此縱容自己並不是溺愛得昏了頭了——如世人所想,而是另有深意,那就是避免自己和哥哥間有可能的爭權奪位,父親遠比世人想象中的要睿智得多,而他也比父親想象中的要聰明得多。

想通了這一點他並沒感到有什麽委屈,因為權力對他來說已不是庸俗無聊,而是厭煩透頂的東西,他寧願去和世上最醜陋的女人睡覺,也絕不願去碰一碰他父親手中的權杖,想到這一點,他甚至可憐起哥哥來了,因為哥哥沒有選擇的權利,隻有接受。

“但願我的後代中也有劉備。”他忽然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

許飛卿沒有答話,她完全聽得懂。

“卿兒,你最喜歡做什麽?”

沉默須臾,第文忽然問道。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關心過許飛卿喜歡做什麽,而且也沒發現她喜歡做什麽。

許飛卿沒有回答,優雅的神情也沒有絲毫改變,心裏卻驀然湧起莫大的悲哀,感到心在一滴滴流血。她不過是任人擺布的玩偶,根本沒有選擇自己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的權力。

“你認為你最幸福的生活是什麽?”第文又問道。他心裏忽然有一種衝動,要讓許飛卿得到她認為的幸福,不管那是什麽,他都可以幫她實現。

但話一出口,心又感到一陣刺痛。隱隱覺得如果要讓許飛卿選擇她自己的幸福生活,就一定不會呆在天香閣,自己也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二少,您何必一定要逗我哭?”許飛卿臉上神情不變,眼睛裏卻充滿淚水,如果不努力克製,真的要痛哭出來。

“卿兒,我是真心問你,不是逗你。”第文坐起身來,直視著許飛卿的眼睛。看到她滿眼的淚水,第文心中卻確定了,不管她想要什麽樣的生活,自己都馬上給她,哪怕自己要承受永遠失去她的痛苦。

“我想要的幸福你已經給我了,那就是天天能看到你,我說的也是真心話。”許飛卿含淚微笑,說的倒也是真心話。

雖然她心裏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嫁給躺在自己床上的天之驕子,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哪怕是給他作侍妾都隻能是夢中的奢望。第一堂絕對不會容忍一個天香閣的女人進入武林最神聖的殿堂。

“卿兒,其實我知道你最向往的生活是什麽,我也能給予你。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

第文忽然想到了嫁給武林望族的姐姐,或許那就是全天下女人都向往的幸福吧。可是一想到許飛卿會為人妻、為人母,自己再也看不到她,還真的有些難以承受。

“二少,你不知道,也不要瞎猜。”許飛卿閉上眼睛搖搖頭,把眼中的淚水強壓回去。

心裏卻絕望的喊道:“我隻想要你,嫁給你,永遠不離開你。你不會知道我有多麽愛你,盡管我不配。”

“好了,卿兒。”第文溫柔地握住她的手,看著她剛睜開的眼睛,誠摯的說,“卿兒,盡管我沒有多大的權力,也沒什麽本事,可是我給你一個承諾:無論什麽時候,你都可以向我提出一個要求,不管這要求是什麽,我都會馬上兌現。”

“二少,不許亂許承諾,你也不是什麽事都能做到的。”許飛卿笑了笑。

“你不相信我?”第文睜大了眼睛,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懷疑他的能力。“當然你也不能要求當武林霸主或是當某一門派的掌門。”

“二少的話沒人敢質疑,不過人力畢竟有限的。”

“那你說說你究竟想要什麽,看看我能不能做到。”

“不必了,我想要的你已經給我了,我不想再要什麽了。真的。”

“那你現在幸福嗎?”

“我很幸福,而且不可能更幸福了。”

第文諦視許飛卿片刻,忽然間也相信她真的很幸福,和自己一樣幸福。心裏也輕鬆了。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玄幻女強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玄幻女強
玄幻女強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女強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女強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