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騰訊3分彩計劃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31 07:59

評語:著墨的劍的故事情節跌宕起伏,環環相扣,引人入勝,是一部非常難得的深度好文,作者這麽用心,此文不得不推薦!

夜長歡眉黛小說是由著墨的劍創作的言情經典《絕色女尊:權傾武林》,大發快三網址小說提供夜長歡眉黛小說章節閱讀。絕色女尊:權傾武林精選:她抬手製止了正要進去通報的守衛,抬起腳跨過門檻,快速的走進去。.........

精彩章節

銷魂殿。

美人如雲,觥籌交錯,交杯換盞之間,語笑嫣然。

身著五彩霓裳的舞姬,在金碧輝煌的大殿上,翩翩起舞,舞姿美妙,萬種風情。

此處,果然是美人銷魂,美酒賽神仙。

就連平時不苟言笑的未央宮主,當身邊的舞姬脈脈含情的向他敬酒時,他坐在那張鑲著無數瑪瑙寶石的黃金椅子上,側著身都笑彎了眉眼。

有數十人坐在他下擺兩列,他們的都是身著白衣,麵貌清俊的美少年。

江湖皆知,未央宮主有個不雅的嗜好,他即喜歡長得漂亮的女人,也喜歡樣貌俊秀的美男子,並且,似乎他對男人的興趣,要遠遠超過女人,因在他的姬妾中,男人要比女人多的多。

所以,這裏的所有少年都是,江湖上其他各派為討好歸來宮,遣人送來的。

再下麵坐著得就是十殿的殿主和其夫人及服侍的丫鬟隨從。

靠近大殿門口坐著的那一批人,是歸來宮中,德高望重、才華橫溢的能人異士。

這裏的人,彼此之間都不熟悉,多年來,他們各司其職,克盡職守,從不踏出自己的殿門半步,所以,很少見過麵。

夜長歡到殿外時,宴會已經進行了一小半,但也還算是熱鬧非凡。

她抬手製止了正要進去通報的守衛,抬起腳跨過門檻,快速的走進去。

她並沒有到專門為各殿殿主擺設的座位就坐,而是找了個隱蔽的小角落,獨自一人慢慢的喝起酒來。

她麵前的這張桌子上,擺放的菜隻是很普通的菜,酒卻是窖藏三十年的女兒紅,入口醇香綿軟,非常甘甜可口,在天下,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酒。

桌子上的所有菜,她一口都沒動,酒卻是已經喝了整整三壇。

當然,那些歌舞音樂,她一眼也沒看,一句也沒聽,因為,當她喝酒的時候,全部身心都在酒上。

這是她一向的做事風格,幹任何事,都要全心全意。

就在她喝的正十分盡興時,突然,有一人在她耳朵旁邊輕輕的笑了一聲,緊接著耳邊就傳來一個灼熱又含著濃濃酒味的呼吸:“姑娘,為什麽不去我那邊坐坐呢,獨自一人在這裏喝酒,不寂寞嗎?”這句話剛說完,她拿著酒杯的手就被一雙骨節分明修長有力的大手,給緊緊地握住了。

夜長歡坐在那裏,低著頭,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淡淡的說道:“把你的狗爪子拿開?別弄髒了我的手,否則,我就把它們通通剁下來,讓人拿去廚房紅燒了,端給饕餮殿的周翎周殿主吃,想必她是很喜歡的。”

那人嗤笑一聲,更加貼近她的耳朵,張狂的大聲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你們未央宮主專門從中原請來的貴客,你就算真的剁了我的手,送給他吃,吃進去,他都得給我,一根骨頭、一塊皮都不能少的,完完整整的吐出來,當然還得再加上他的舌頭作為代價,他敢嗎?哈哈,我相信,借他十個膽,他都不敢。”

說完,另一隻手在夜長歡臉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淫笑道:“皮光水花,嘴巴潑辣的妞,是大爺我最喜歡調調,嘿嘿,沒想到這鳥不拉屎,龜不生蛋的昆侖山上,還有此等動人的美人,也不枉我,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大老遠的快馬加鞭的趕過來。”

這時,夜長歡終於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也隻是一眼,仿佛看到了什麽惡心的東西似的,立刻低下頭,閉上了眼,嘴唇輕啟,開始數數:“一、二······”這人的確長得惡心無比,麵貌奇醜,臉上化膿,嘴歪眼斜,關鍵是,眼睛裏閃爍著猥瑣的光芒,並且,嘴角不斷的有透明的液體流出,滴到他穿的那身上好的蘇繡白色長衫上。

這真是一副讓人作嘔的形態。

夜長歡覺得,剛剛進到肚子裏的,那些窖藏三十年的好酒,都變成了他從嘴裏流出的哈喇子。

那人又輕佻的笑道:“三,數完了小娘子就跟我······“隨即,他的嘴裏發出一聲慘叫,握著夜長歡的那隻手,終於收回來,緊緊的捂住自己的褲襠,另一隻手伸出食指直直的指著夜長歡,語無倫次的斷斷續續的叫道:“你居然膽敢踢我,好你個······賤人,我要殺了你!”夜長歡抬眸一笑,媚色無限,軟軟濡濡的說道:“大爺,那你快來啊,奴家我已經等不及了。”那人怔住,眼裏綠光大盛,下意識得,舌頭伸出半截來舔著嘴唇,張開手臂,一傾身就朝夜長歡撲上去。

就在他的臉隻差一寸就要挨著她的時候,一柄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背後刺穿了他的前胸,露出半截帶血的劍身來。

那人低頭呆呆的看著胸前的還在滴血的劍身,到現在,似乎也不相信真的有人敢拿刀子捅他,過了會,他又抬起頭,直愣愣的看著夜長歡,忽然眼裏浮現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凶橫之色,嘎聲說道:“長安洛家萬寶莊····我父親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為我報仇,我會在黃泉路上,恭候大駕——”說完,那人就軟軟的仰麵躺倒在地上,雙目瞪大突出,死不瞑目。

夜長歡看著他那雙睜得異常大的眼睛,長長的歎了口氣,慢慢的又飲起酒來。

過了一會兒,才低低的笑道:“真是個糊塗鬼,連是誰殺得你,你都不知道,還敢妄言要報仇,這世上怎麽會有這麽糊塗的人。”舞姬早已尖叫著,悄悄退下。

樂聲也早已停止,估計奏樂師已經溜走。

整座殿的人們都放下酒杯筷子,齊刷刷的看著夜長歡。

連未央宮主都皺著眉盯著她,眼裏卻似乎若有所思,他的黑色瞳孔,如夜空下的湖水一般,暗沉不見底。

他無疑是俊美的,生氣時更有一番懾人的威儀。

時間仿佛靜止,大殿裏的空氣似乎已經凝住。

突然,大殿門口傳來一個冷森森,尖利仿若女鬼夜哭般的聲音:“很好,很好,夜殿主還是這麽的合我的胃口,這種男人被砍十七八刀也是應該的,砍一刀算是便宜他了。”

眾人立刻抬起頭,一起看向殿門。

隻見殿門口站著一位穿著很普通的黑衣,五官長得也很一般的女人,打扮的也非常中規中矩。

她唯一的特別之處是就是她的頭發,血紅血紅的,像是用人身上流淌著血液染成的。

看著這麽多人看她,她眼珠一轉,側身倚在殿門上,以一個嬌媚的姿勢,眼角偷偷的瞅著眾人。

過了會,她眉眼帶笑,嬌嬌弱弱的說道:“大爺們,這麽瞧著小女子,小女子是會害羞的。“頓了頓,又嬌笑道:”不如,等今天的這場宴會散了,大家隨我回去饕餮殿,在我的傲梅苑裏,吟詩弄月,把酒言歡,還可以好好的嚐嚐我親自製作的梅花臘肉的美味,無論從哪方麵來說,保證大家都不會失望。”

說完,又用那種勾魂攝魄的眼神看著眾人。

似乎在一瞬間,她就變成了秦淮河上美豔無雙、知情識趣的花魁娘子。

所有人都目瞪口在看著她,有些人的臉上已經露出垂涎的神色。

在這一望無際、天寒地凍的雪峰上,隻要是母的,就算是醜的如同無鹽一樣,隻要能暖被窩,所有人都爭著搶著要都不一定有。

更何況,站在殿門口的這個女人,一點也不醜,隻是平凡了點而已。

夜長歡卻低著頭,邊喝酒,邊猛翻了好幾個白眼。

但是,她深深明白惹到這個女人的下場,所以,她非常識趣的,把嘴牢牢地閉著。

未央宮主扶額歎息,一臉受不了的表情,咬牙切齒道:“周翎別演戲了,你給我正常點行不行?你這個愛吃人肉的老妖婆,趕快把這個死人扔到你的傲梅苑裏,你愛做成肉幹也好,愛當作花肥也好,總之,你們兩個趕快從我眼前消失,看見你我就渾身難受的要命。”

想當然,她熱情邀請眾人吃的美味臘肉,就是用人肉加以醃製而成的。

大殿上的眾人中,除了未央宮主和那些與周翎相熟的十殿殿主,其他人都拚命的捂住胸口,強壓著胃中的翻江倒海,額頭上直冒冷汗。

周翎頓時滿臉哀怨的看著他,泫然欲泣,我見猶憐的說道:“唉,郎君無情哪,這讓奴家情何以堪。想當初你與人家紅銷帳暖,一夜春宵,難道你都忘記了嗎?你真是好狠的心哪!”未央宮主臉色馬上變得鐵青,那雙黑珍珠般的眸子,冷冷的瞪著她,大怒道:“廢什麽話,你還不走,你再胡說一句話,我馬上就派人,把你傲梅苑所有的梅花樹都砍了。”周翎立刻又變了,變得如同剛出現在大殿門口時的樣子,像女鬼一般的陰森。

眾人隻見她規規矩矩的站好,然後,朝未央宮主,拱了拱手,大聲說道:“屬下告退,剛剛多有得罪,請宮主見諒。”未央宮主朝她擺了擺手,示意退下。

隨後,大殿內忽然平地起了風,散發著濃重血腥味的風,掃過每一個人的麵頰,然後,瞬間又消失了。

地上已經幹幹淨淨,死人已經消失了,血跡也不見了。

但是,剛剛拚命壓抑著胃中不適的那些人,全部都在嘔吐,不一會兒,醃臢之物滿地都是,濃重的酸腐味在空氣中慢慢彌漫開來。

未央宮主的臉色更加青了,一言不發的坐在那裏,冷冷的看著這一切。

夜長歡也皺起了眉。

這樣的環境下,她的酒也沒辦法再繼續喝下去了。

這個臭周翎,剛剛出任務回來,就把好好的宴會搞得亂七八糟、烏煙瘴氣的。

唉,瘟神轉世哪,每個人隻要一遇上她就沒好事,下次見了她就繞道走,一定要躲得遠遠的。

忽然,她感覺到左側有一道灼熱視線正黏在她臉上,似乎帶著探究與考量。

她猛地朝那個方向轉頭看去,卻隻看見一抹正在飄飛著的淡藍色的衣角消失在殿門外。

突然,未央宮主坐在寶座上,對著夜長歡大聲喝道:“夜長歡,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把這裏給我打掃幹淨,如果在一個時辰後,你沒有完成任務,合歡殿的殿主你就幹脆別當了。”

夜長歡嘴角扯出個無奈的笑容,委屈的問道:“為什麽每次周翎闖禍過後,最後,你都要讓我給她擦屁股?”

未央宮主怒極反笑,咬著後槽牙慢慢的說道:“這還不都是因為,你在宴會上留下的爛攤子。她剛才回了一趟自己的饕餮殿,連口茶都沒來的及喝,就急急忙忙趕去長安洛家萬寶莊去替你去擺平,你還好意思在這裏衝我喊冤。或者,你心裏其實更想下山,親自去長安走一趟?”

夜長歡立刻大聲說道:“宮主您說笑了,我馬上給您清洗宮殿,一個時辰後,我保證會讓它幹幹淨淨,暖香熏人,您一定會住的很舒服很舒服,每天晚上都做十七八好夢。”

未央宮主看著她,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隨後,起身慢慢的渡到內殿去了。

在拐角的陰影裏,未央宮主卻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眼中染上了一層淡淡的擔憂。

這次長安洛家死了嫡係子嗣,一定非常棘手,不知道,周翎一個人能不能把這件事處理好。

唉,這丫頭真是個麻煩精。

周翎也是個倒黴催的,居然有她這樣的好朋友,真是不幸。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古代言情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小說包含了古代言情小說大全,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等內容。選取了一些時下最為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