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柔情少爺俏新娘

大發快三注冊

柔情少爺俏新娘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3-31 08:18

評語:人設很特別,故事架構也很好,描寫生動,引人入勝,是一部值得推薦收藏觀看的好文

熱門小說《柔情少爺俏新娘》是風末傾心創作的一本短篇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倪順心金有彬,書中主要講述了:看到他的第一眼,她震撼到了,好完美的男人;他冷冷地看著她,沒有一點溫度,她開始後悔自己是不是太衝動了,但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便一把推到她:“女人,你來的真正目的是什麽?”她錯愕,連忙解釋:“不是不是……我是來采……采……”他薄唇邪魅:“采蜜麽?”隨後不顧在她的掙紮,便在她身上努力耕耘了起來!

精彩章節

全鎮豪下樓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一家人溫馨地坐在地板上一邊吃著水果一邊玩紙牌,歡聲笑語充滿了整個屋子,他一直夢寐以求的就是能有一個這樣溫馨舒適的家,即便在外奔波有多麽辛苦,回來的時候都有自己的家人在家裏等自己吃飯,也許幸福就是這麽簡單吧。

金有彬轉頭就看見全鎮豪站在樓梯口好像準備出門的樣子,心裏一陣好奇,這麽晚了難道又是醫院有急事,於是她站起身問道:“要出去嗎。”

“嗯,晚上可能不會那麽早回來,你自己早點睡。”全鎮豪沒有向金有彬說出自己為什麽要出門的原因,隻是簡單地說醫院有些事情要他去處理,他看金有彬也沒有懷疑的樣子,隻是囑咐他路上小心點。

於是他向金有彬的父母道了一下別也就管自己出門了。

金有彬堅持要送他到門口,他知道自己拗不過她,隻好同意。哪知道這次短暫的分離竟會是永別。

“天氣不好,車別開太快。”金有彬的心裏總是隱約有些不安,好像要發生什麽事情一樣,握著全鎮豪的手也微微用力了些。

全鎮豪似乎也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知道結婚前的她有些敏感,總有點患得患失,每次隻要自己早些起床再書房處理公事,她總會光著腳丫來書房找自己,而對於這樣的她,他也總是盡自己的全力去嗬護她。

“放心,辦完事就回來,別等我,要記得早點睡。”全鎮豪擁抱著略微不安的金有彬,臨走時親吻了她的臉頰,看著她朝自己點了點頭才安心地上車去醫院。

看著車子越行越遠,金有彬的思緒變得有些複雜,好像記憶跟在家的時候重疊了,那時候她也是這樣送他到乘車的地方,也是這樣不舍地拉著他。

可能是天氣陰沉的原因,人各種突如其來的想法總是像翻滾的雲朵一般接踵而至,擋也擋不住。

金有彬怕父母親看出自己的異樣,隻是簡單向他們說了一下自己還有工作便上樓了。

全鎮豪一邊開車一邊撥著向可風的手機號碼。

“喂,可風現在馬上到醫院一趟,尚局那邊出事了,到了再細說。”

全鎮豪的表情嚴肅,握緊方向盤的手都露出了青筋,他沒想到事情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糟糕,那些人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他們在用自己的命拚命,僅僅隻是一個上午他們便攻進了冷寒風的靜養的別墅,而慕容上野隻好帶著身體還尚未恢複的冷寒風逃到h市,這樣想想那些人現在就是蛀蟲,不將所有人的血吸光他們是不會罷休的。

然而事情還沒到最糟的地步,全鎮豪怎麽也想不到這隻是開始,藍楓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冷寒風在經曆喪子之痛之後,重新感受一下失去親人的滋味,很顯然他將槍口瞄準了全鎮豪,冷寒風現在在乎的人。

“誰叫你帶我來這裏的,這樣會給那孩子帶來危險的。”冷寒風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在日中醫院了,而站在自己旁邊的慕容上野則一臉的愧疚。

冷寒風知道那些人隻是想對付自己,他這些年已經漸漸想通了一些事情,再大的權利和名望都換不來自己的親人,當年若不是自己的執著,自己的兒子也不會死,而現在可能也是享受著三代同堂的樂趣,他怎麽也不能再連累自己的孫子了。

冷寒風作勢就要起身,可是剛剛被麻醉的身體並不聽自己的使喚,腳還沒沾地,頭就感覺一陣暈眩。

“您就先在這裏吧,孫少爺已經趕過來了。”慕容上夜趕緊扶住冷寒風。

“我還沒死,誰叫你自作主張的,帶我走,這是命令!”冷寒風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為自己考慮,可是他的心情又有誰能夠體會,他不能讓當年的悲劇再次重演,他想認回這個孫子,可是並不是在把他置於危險境地的情況下。

“你就聽慕容先生的話吧,鎮豪肯定也不想看到您有危險。”向可風一趕過來就看見堅持要走和一臉為難的慕容上夜,於是也開口勸道。

冷寒風堅決的表情終於緩和了許多,他想著若是要走也等全鎮豪回來再說,剛才向可風說的後半句話還是很有效果的,冷寒風還是很在乎全鎮豪的感受的。

全鎮豪車開到一半的時候,瓢潑大雨就這樣傾瀉下來。天空開始陰沉下來,時不時還有閃電閃過,空氣有些壓抑,好像要將人擠扁一樣。

突然,全鎮豪看著後視鏡,有一輛車一直跟著自己。

似是猜到他們的意圖一般,他急忙將車掉頭,往日中醫院相反的方向開去,看來這些人已經按捺不住了。

那輛車好像也沒有了顧忌一樣,急速地朝全鎮豪車的車身靠近,兩輛車靠得很近,車身與車身之間好像要摩擦在一起一般,因為大雨地麵有些濕滑,在急速的行駛下,車輪開始打滑。

看了一眼自己旁邊的那輛車,對方跟得很緊,無論自己怎麽樣都擺脫不了。

光線太暗,視線所觸及的方麵太過狹窄,前麵的車燈一掃過來,全鎮豪隻是感覺睜不開眼睛,飛快地將方向盤往旁邊打去,隻是路麵不平,車就這樣往護欄上撞去。

夜裏,金有彬被屋外的閃電驚醒,然後就沒了睡意。

她看了一下旁邊的鬧鍾,發現才淩晨兩點鍾。打開手機,沒有電話也沒有短信。她覺得有些奇怪,平常這個時候全鎮豪就是再忙也會給自己打個電話的,不像現在都這麽晚了還沒個音訊。

有些煩亂,胡亂將劉海撥向一邊,她就一直坐在床上盯著手機發呆。

大雨順勢而下,血混著雨水蜿蜒地順著水泥縫流著,全鎮豪的額際上的發都被雨水淋濕了,耷拉著,垂了下來。

全鎮豪用盡全力睜開眼睛,可是隻能模糊地看見幾個人影,意識漸漸模糊,最後看了一眼無名指上的指環,腦中拚命想要抓住的那個人的身影也漸漸消失不見。

向可風看著滿身都是血的全鎮豪一時驚呆了,竟半天沒有緩過神來。

慕容上野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查看全鎮豪是否還活著,他難以想象讓冷寒風見到這樣的全鎮豪,身體還能支撐得住。

他的手很濕很涼,嘴唇已經蒼白無色,臉上還有未幹的雨水,整件白襯衫早已被鮮血染紅。

慕容上野這個高大的男人身體也禁不住開始搖晃著,這不是真的,怎麽可能。

“少爺,你醒醒。”

聲音有些哽咽,臉上竟滑下了幾行清淚。

看著幽長的樓道,沒有一絲聲音,隻有幾盞白熾燈映著地板閃閃發亮,多麽諷刺啊,自己作為醫生,看慣了生離死別,現在自己的兄弟就這樣躺在自己的麵前,而自己卻無能為力,他還算是什麽白衣聖手。

向可風跌坐在樓道邊,第一次覺得這麽無力。

“怎麽了,你的臉色很差,鎮豪還沒回來嗎?”

張意美看著金有彬一個人站在廚房裏麵發呆。

“嗯,打電話也沒接,估計很忙吧。”

金有彬昨晚其實根本沒有怎麽睡著,隻要一進入淺眠,就會被外麵的雷聲驚醒,一夜就這樣反複,最後沒了一點睡意。

她想著待會上班的時候路過醫院,順便將煮好的湯送過去。

“智宇?怎麽這麽早,吃過了嗎?”

金有彬看一大早就站在門口的尹智宇有些許的驚訝。

尹智宇看著臉色有些憔悴的她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隻是說好久沒有見麵了,今天大學剛好沒什麽事,所以才想來逛逛。

而金有彬也不疑有他,笑著叫他進來一起吃早餐。

尹智宇看著在廚房忙碌的金有彬,心裏一陣感傷。他知道自己隱瞞不了她多久,其實今天早上自己接到向可風的電話,知道全鎮豪車禍去世的消息,心裏頭的震驚已經無法形容。

許久他都沒有辦法動彈,他該怎麽去消化這個消息,而後想到的便是金有彬,她知道了該怎麽辦,她的傷心程度自己不敢猜測,可是他絕對相信金有彬不會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他們是要結婚了的啊。

“要出門嗎?”尹智宇看見金有彬將湯盛進保溫瓶。

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辦法瞞住她,這件事她遲早會知道的,而自己不能讓好友在最後都見不到心愛的人最後一麵,那樣的話,她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嗯,鎮豪昨晚熬夜加班,我給點送點吃的過去。可能陪不了你了,雜誌社那邊我也有事情要處理。”金有彬一臉的歉意。

而尹智宇的臉色已經接近死灰,金有彬看尹智宇不說話隻是看著她,眼睛還有些濕潤,她覺得有些不對勁。

“智宇,你怎麽了?”

“有彬,鎮豪他,他……”尹智宇吞吞吐吐,聲音幾近哽咽。

“鎮豪他怎麽了?”金有彬突然感覺呼吸有些困難,她幾乎可以想象到尹智宇接下來的話是什麽,可是她不要去猜測,不會有什麽事的,能有什麽事,她一直在心裏默默祈禱著。可是接下來尹智宇的話打破了她所有的僥幸。

“他死了。”

他死了,他死了,金有彬感覺自己的腦中一直嗡嗡地響著,大腦一片空白,腳步已經不停歇地向醫院跑去。

她在做夢,很快就會醒來的,很快……

金有彬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到醫院的,她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地方是幹淨的,一路上她不知道摔過多少次,就這樣跌跌撞撞到了醫院。

她一心祈禱這隻是一場噩夢而已,可是膝蓋上因跌倒而傳來的疼痛感,醫院裏濃烈的消毒藥水味,還有周圍人們的議論聲無一不將她重新逼回現實。

他的身體冰涼,臉上還有幾處的擦傷,看著他蒼白沒有任何生氣的臉,她突然覺得心涼透了,可是眼睛已經酸澀地滴不出一滴眼淚。

她應該哭的不是嗎,應該歇斯底裏地喊著叫他不要離開她,他不能這麽沒有信用,明明已經向她許下了一生的承諾,可是卻丟下她一個人。

十指相握,沒了那暖人的溫度,隻是滲人的冰涼。

“鎮豪,我很害怕,你感受到了嗎?昨晚打雷了,你不在,我一夜沒睡。”

“有彬,別這樣,鎮豪走了。你這樣他還怎麽能夠安心地離開。”尹智宇看著眼神呆滯,身體微微有些顫抖的金有彬說道。

他知道她不能接受全鎮豪已經不在這個世上的事實,可是她現在不哭也不鬧,隻是抓著全鎮豪的手,深怕他就這樣在她眼前消失不見一樣。

金有彬就像根本沒有聽到尹智宇在說話一樣,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

向可風看情況不對,趕緊給倪順心打了個電話,或許現在自己女友的話她能聽進幾分,畢竟這個打擊對她來說不小,看著臉色越發蒼白的她,向可風的心也難受的緊。

尹智宇看金有彬依舊沒有反應,剛剛準備上前,可是金有彬竟鬆開了全鎮豪的手。

房間裏所有的人都盯著她看,注意著她所有的動作,就怕她一時想不開。

金有彬在眾人的目光下彎下身子,她輕輕為他擦拭著臉,看著這張麵對她再也不會有表情的臉,她第一次覺得人生就是一場荒誕不羈的戲,而你手中掌握的籌碼卻少得可憐,誰會知道自己明天的命運是什麽呢。

金有彬踉蹌著出了病房,第一次,她覺得這條走廊這麽得長,看不到盡頭,扶著牆壁的手有些無力,淚水就這樣在眼眶裏打轉,可是就是沒有掉下來,她不能哭,他在她身邊,他在,他一直在的。

尹智宇就這樣亦步亦趨地跟著金有彬,她不講話,他也保持著沉默。

倪順心剛接到向可風的電話,以為自己還在做夢,這人前天還好好的,怎麽會說死就死了呢。

於是顧不得還沒洗漱,趕緊搭計程車來醫院。

可是一到走廊轉口就看見金有彬失魂落魄的樣子,還有尹智宇一臉擔心的模樣,她才不得不相信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有彬,你沒事吧。有彬,有彬!”

倪順心看見倒在尹智宇懷裏的金有彬,趕緊三步並作兩步跑了過去。

“可能是受到的打擊太大了,再加上睡眠不足才暈過去的,等她醒來我再給她好好看看。”向可風對一臉擔心的倪順心說道。

“伯母剛才還打電話給我問有彬他們的事了,現在應該怎麽辦?”倪順心說著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向可風趕緊上前拍著她的肩膀,安慰著她。他今天受到的衝擊並不比她小,接下來他要處理的事情也很多,全鎮豪的離開意味著麻煩一直會圍繞在他們身邊。

他想著這次的車禍絕對不會那麽簡單,而這肯定和冷寒風突然來到h市有關,可是現在他又不能直接去問,冷老的那邊,慕容上野也拜托自己先不要將全鎮豪的死說出,他的心情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總不能讓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吧。

“伯母那邊也先不要說鎮豪的事情,有彬肯定也不希望父母親為她擔心。”尹智宇看著依舊在昏迷中的金有彬說道。

倪順心點了點頭,現在也隻能這樣了,她隻希望有彬能夠重新振作起來,雖然這個恢複期很漫長,可是她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冷寒風覺得很奇怪,一大早醫院靜悄悄的,沒什麽人。而自己問慕容上野為什麽孫子沒來的時候,他也隻是表情為難的說他還在忙。

看著平常做事利落的男人現在一副吞吞吐吐的樣子,冷寒風一下子就覺察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他忙,我自己去找他。”作勢就準備起身。

慕容上野本來就不會說謊,現在讓他去騙精明的冷寒風,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你有什麽事瞞著我對不對!”冷寒風的表情淩厲,不容他閃躲。

“鎮豪出事了?”冷寒風猜測著,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

慕容上野哀痛的表情以及沉默讓冷寒風頓時像失去了所有的支柱一樣跌坐在床上,慕容上野看著曾經那麽威武霸氣的老人再次失魂落魄的樣子,心裏忍不住難過。

如果現在可以選擇,他寧願用自己的命去換死去的全鎮豪,可惜上天是這麽得殘忍。

而時間就這麽過去了,好像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可是某些事卻又真實地存在。

“爸和媽要走了,鎮豪一忙完你們就回來,到時候婚禮就在家裏辦好了。”張意美看著有些憔悴的女兒說道。

“有彬,你這兩天起色不好,記得多注意休息。”金緒倫眼瞧著金有彬越發地消瘦,以為她是工作太辛苦了。

金有彬笑著點了點頭。

“你們姐妹有什麽話趁現在趕快說,我和你爸先去辦理登記手續。”

看著父母親的身影漸漸遠離視線,金有彬轉頭看向關之慧。

“之慧,我不在的時候替我多照顧一下我爸媽,他們老了,而我卻沒有辦法一直陪伴在他們身邊。”

金有彬的眼眶有些紅潤,關之慧以為她是有感而發,忙安慰道:“知道了,你好好當你的新娘子,你爸媽這邊有我呢。”

“嗯。”

許久無言,金有彬沒有講話,隻是呆滯地看著前方。

兩人道完別,金有彬還是站在原來的地方沒有離開,人流湧動,周圍的嘈雜聲漸漸將自己包圍,可是為什麽她一直覺得這麽冷清。

心孤寂得像一潭死水,幽幽,深不見底。原來一個人的感覺是這樣的啊。

金家兩老走了之後,倪順心怕金有彬觸情傷情,想讓她搬出來和自己一起住,這樣也方便自己照顧她。

可是金有彬卻正常得像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每天正常上班,吃飯,麵對倪順心的擔憂總是淡然的笑著。

周圍的人以為她已經慢慢開始接受全鎮豪已經不在的事情,所以也沒多想什麽。

全鎮豪的突然離世,給很多人都帶來了沉重的打擊,愛情是一方麵,當然事業也是一個需要處理的地方。

日中醫院的高層內部已經忙翻了天,至於對於何時公布全鎮豪去世的消息還有待討論,畢竟一大支柱的消逝會給日中醫院帶來的損失並不會隻是經濟上的,有可能引發外界對日中的覬覦,這兩年,因為全鎮豪他們組成的鐵三角,日中已經成為世界矚目,無人敢藐視的龐大醫療組織。

“接下來應該怎麽辦?”成明勳也是剛剛收到消息就趕了過來,連莫莉都沒告訴。

“至少現在還不能向外宣布鎮豪的事情,AG亚游集团先分擔鎮豪手頭上的工作。接下來再看吧。”

向可風有些疲累,這些天他已經衣不解帶在醫院連續在醫院加班了好幾個晚上,好友的突然離開,讓他沉痛之餘不得不更加忙碌。

幸好外界早就習慣了全鎮豪他們幾個人陰晴不定的脾氣,所以對日中給外界的回應並沒有多大懷疑,。

傍晚,尹智宇早早就結束了大學裏麵的工作,準備去看看金有彬,這些天他可以說是三天兩頭就往她那跑,一開始隻是擔心她會出什麽事情,可是看見她依然規律地生活著,但是卻沒平時愛笑,也不大愛出來,他就知道她心裏一直有道疤,還未完全痊愈,隻是她拚命掩飾著,以至於蒙騙了所有人。

“學長,你現在要走嗎?”

“嗯,有什麽事情明天再說。”

“我想請你吃晚飯。”

看著尹智宇匆忙的背影,葉小小喃喃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可是學長好像很忙的樣子。

葉小小有些失落地朝前走去,可是腳下卻好像踩到了什麽東西。彎下身拾起地上的東西,是一個精致的木雕。難道是學長掉的,她在心裏腹誹,於是趕緊追上尹智宇。

可是就在她一心隻想趕上尹智宇的車時,卻沒有發現自己的身後也有一個小小的人影偷偷跟隨著自己……

蘭芝心看著眼前豪華的別墅驚呆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麽漂亮的房子,車一路開過來的時候便有些人跡罕至的感覺,可是沒想到竟是“柳暗花明”。

葉小小本來隻是打算跟過去把東西還給尹智宇的,可是沒想到尹智宇卻不是回自己的家,好奇心讓她決定跟過來看看他到底去哪裏。

可是葉小小沒想到蘭芝心居然跟了自己一路,下車就看見她呆愣在那裏。

“你怎麽會在這裏?”語氣難掩驚訝。

“我是來見尹教授的。”蘭芝心一副“與你無關”的樣子,好像她來這裏竄門子是件多光明正大的事情。

“你趕快走,這裏不是學長的家,到時候打擾到別人就不好了。”葉小小深知自己這個妹妹的脾性,她來看尹智宇能有什麽好事情,尤其在打扮得這麽花枝招展的情況下。

“不是他的家,那你來這裏幹嘛!我知道你是怕我把尹教授搶走,所以才故意這樣說的,幹嘛這麽小氣,大家公平競爭,各憑本事。”蘭芝心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上前就準備按門鈴。

葉小小有些急了,她總不能讓尹智宇知道自己跟了他一路,尤其按照蘭芝心口無遮攔的程度,自己的小秘密很可能暴露出來,那時候自己還怎麽和尹智宇自然相處呢,學長會不會因此討厭自己呢。

葉小小心裏這麽想著,就想把蘭芝心拉開,現在她們要趁尹智宇還沒發現就走,不然到時候有幾張嘴都說不清了。

“你放開我,尹教授,尹教授!唔……”

葉小小看蘭芝心在大喊大叫,沒辦法隻好用手捂住她的嘴。

“你們在幹什麽?”尹智宇在樓上就聽見有人在吵鬧,怕吵醒剛剛睡下的金有彬,他立馬下來查看。

“學長,我。”

葉小小一看到尹智宇,立刻站得筆直,他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呢,葉小小放在衣服下擺的手不安地攪動。

蘭芝心卻沒有眼力見,隻是看著目標人物出現心裏便樂開了花,理了理有些亂的頭發,順了順裙擺,大膽地露出她那雙長腿,她就不相信自己這條四十四寸的長腿征服不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於是便趁尹智宇看向自己的時候,猛向他拋媚眼,弄得站在旁邊的葉小小一陣尷尬。

可是葉小小看尹智宇並沒有將目光移開,以為他真的被蘭芝心吸引,心裏正不安的時候,尹智宇不輕不重的聲音傳了進來。

“小小,有事嗎?”

僅僅隻是一眼,葉小小就看到了尹智宇眼中明顯的怒意,她知道一向好脾氣的學長生氣了,隻是她不知道為什麽學長要這麽生氣,難道是因為自己不知輕重地把蘭芝心帶來嗎,可是她可以解釋的啊。

“學長,其實我……”

“砰。”

尹智宇臉色一變,馬上朝樓上走去。

蘭芝心看門半開著,於是想要進去一看究竟,雖然剛才她的表現不足以引起帥哥教授的注意,可是至少他的眼睛至少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會,男人的眼睛是最誠實的,所以她肯定是有機會的。

就這樣在主人還沒同意的時候,某人大大咧咧地走了進去。

“你怎麽能隨便進別人的房子呢,學長好像生氣了,AG亚游集团快走吧。”

葉小小第一次看到學長有情緒的樣子,難免被嚇到了,她知道尹智宇對於她們沒有打一聲招呼就在樓下吵鬧很有意見,所以再逗留下去的話隻會惹他更不高興,相比於葉小小的擔憂,蘭芝心反而顯得“客隨主便”多了,一下就甩開了她拉住她的手。

“他那是在生你的氣,我這麽漂亮,他怎麽舍得,你看剛才他看我的眼神了嗎。算了,說了你也不懂,要走你自己先走。”

蘭芝心打量著房子有些不耐煩地對葉小小說道。

她就是認定她想獨占這麽優秀的男人,否則幹嘛句句要趕自己走,所以屬於她的權益,她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尹智宇一進房間就看見金有彬正準備收拾地上的玻璃渣子。

“等一下,讓我來。你身體不好趕快躺下。”說著就想要扶起蹲在地上的金有彬。

她的臉色依舊很蒼白,嘴唇也毫無血色。身體還有些微微發燙。

今天要不是自己提前下班來看她,也不知道她會變成什麽樣子。說實在的,尹智宇今天還是被嚇到了,他一進門,就看見金有彬暈倒在樓梯上,一摸她的額頭,才發現她原來在發高燒,已經快到四十度的樣子,他難以相信在外人麵前仍然那麽堅強的她是怎麽熬過來的。

“我沒那麽脆弱,隻是夜裏著涼,所以有點發燒。”金有彬話還沒說完就已經咳了起來。

“你看,都咳成這樣了。我去倒點水,你就這樣躺著,別再亂動了,知道嗎。”尹智宇看著麵色憔悴的她,雖有些生氣她這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可是更多的是對她的心疼。

金有彬似乎察覺到尹智宇的情緒,隻是淡淡地點了點頭。

她現在真的累了,頭有些昏昏沉沉,好像很重,恨不得用錘子敲開。身體雖是難受的緊,可是心卻更痛。

她以為她會慢慢忘了,住在曾經和他有著共同回憶的房子,即便再也聞不到他的氣息,感受著他指尖上的溫度,可是她卻不能說服自己重新開始沒有他的生活,沒了他,幸福好像很遙遠。

可是她沒有忘記自己對他的承諾,她會好好的,會幸福,一直這麽幸福。

眼淚就這麽流了下來,她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了,每次仿佛都是鑽心的疼痛,她的幸福是偽裝的,每一次卸下麵具都是那麽得累。

尹智宇轉身就看見靠在床頭睡去得金有彬,輕輕地將她的身體放平。

看著她睡著時依舊不安的神情,他再一次覺得無力。溫柔地為她拭去眼角上的淚水,喃喃道:“有彬,不要再流眼淚了。請一定要幸福,一定。”

“你想幹嘛?”葉小小一把拽下正要上樓的蘭芝心。

“上樓看看,難道你就不好奇到底智宇先生那麽緊張的人是誰,有可能那是AG亚游集团的頭號敵人呢。”蘭芝心誘惑著葉小小。

而葉小小似乎也被說中了心事,她的確很好奇。剛才學長反常的表現如果真的是因為這個女人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自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一進門她就開始打量整個屋子,生活在這個屋子的人肯定很幸福吧。屋子的整體感覺很溫馨很柔和,雖然很大,卻很有家的感覺,不像她們住的地方,雖然小,卻都隻是隨便布置。

“在發什麽呆,你不去我去了啊。”蘭芝心看著猶豫不決的葉小小決定不管她了。

“等一下。”葉小小終於抵不住心裏的好奇心,還是輕手輕腳地跟蘭芝心上了樓。

她們一路走上來的感覺,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這簡直就是富人的天堂嘛,回旋式的樓梯,複古時尚。天花板上是像鑲嵌了水晶一般,即便在夜裏也像置身野外,滿天的星鬥盡攬眼底,回廊上的牆壁是點綴了清新淡雅的木蘭的瓷磚堆砌而成。

每扇門都是用上好的檀木製成的,沒有普通木材的木屑味,還有點淡淡的檀香味,看來主人不僅氣質高雅,還很懂得享受。

樓上的美景不輸樓下啊,她們可算大飽眼福了。

這要是能成為這裏的女主人那該有多好啊,蘭芝心的心裏樂滋滋的,看來她這次不止要出動她的四十四寸長腿了,還要全麵施展她的美人計,她的後半生幸福啊。

“你們是誰?”

倪順心看大門就那樣敞開著,以為金有彬出了什麽事,於是趕緊上樓,沒想到就看見兩個女人鬼鬼祟祟地在樓道上走著。

葉小小暗叫不好,剛想道歉,對方卻比她先一步說話。

“你是葉小姐,智宇的助手吧。”剛才隻是背影,所以倪順心沒認出來,現在她放心了,本來以為是哪個小偷進來偷東西呢。

“智宇,你也在啊,原來是你和葉小姐一起來的啊,剛才真的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不說了,有彬呢?”

倪順心每說一句,葉小小的頭就更低一些,她現在甚至不敢看尹智宇的臉,人家明明沒有邀請她們進來,可是她們現在卻不請自來,他會怎麽想她呢,葉小小有些擔心。

“她在睡覺,剛才發燒,現在有些退了,我下去煮點粥,你去看一下。”

對於兩人擅闖民居的事,尹智宇並沒有再說什麽,隻是用眼神示意葉小小下樓,倪順心聽了尹智宇的話,趕緊去金有彬的房間,所以也沒覺察到葉小小微微發窘的臉。

“不要再有下次了。沒事的話,你們可以走了。”

他還是那麽客氣,沒有任何責備的話,可是在葉小小聽來卻是那麽得生疏,這好像已經不是她認識的學長了,心好痛。

“尹教授,現在很晚了,不如你留AG亚游集团吃頓飯吧,我很會做菜的,你想吃什麽,我……”

“那學長AG亚游集团走了。”

蘭芝心正準備廣泛地傳播她的優點的時候就被葉小小硬生生地拉了出來,就在關門的一刹那,輕盈的淚滴泛出了光圈……

夜裏,金有彬做了一個夢,很長很長,可是夢裏依稀,她想撩開那層白霧看清楚,可是淚水竟模糊了視線。

她在夢裏不知道叫了多少次這個名字,指尖的溫度是那麽明顯,真實地讓她再也不願意醒來,隻要她用力抓緊就再也不會失去了吧。

尹智宇看著她一直在叫好友的名字,一次又一次,淚水像斷了線一般一直從眼角滑落,緊閉的眼睛就沒睜開過,直到抓住他的手,這時候的她好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可以依靠的浮萍一般,那麽緊,那麽無助,讓他也不自覺地回握,隻要是他能做的,他希望她能一直幸福下去。

天還沒大亮的時候,金有彬就醒過來了。第一次她覺得這個房子不再空蕩蕩的,好像不止她一個人的氣息,轉頭,就看見尹智宇趴在自己的床邊睡著了,自己的手還緊緊抓住他的。

她依稀有些記憶,看著他累極的樣子,眼底還有一層深深地陰影,她的內心有些自責。

就算尹智宇和倪順心不說,她也知道他們對自己很擔心,兩人經常輪流來看自己,那時候她因為全鎮豪的死不大愛搭理人,也不大愛出門,隻是靜靜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她努力學會遺忘,可是似乎還是不行。

她好像有一點明白關之慧的想法了,自己覺得辛苦想要放棄的時候,旁邊的人應該比自己還要辛苦吧,她很想自私一點,可是每當那個時候自己總鼓不起勇氣。

尹智宇醒來的時候,金有彬已經不在床上了,弄得他著急地四處尋找。剛下樓,就看見她在廚房忙碌的身影。

“快來吃早餐。”

看著金有彬微笑的樣子,尹智宇有著一絲愣神,她剛才是在對他笑嗎。

有多久了,他已經有多久沒有看到她那沒有一絲負擔的微笑了,以前就算是在笑,也是那種遊於表麵的笑,隻是不想身邊的人為她擔心。

“身體好點了嗎?”接過金有彬盛過的湯,尹智宇看著她的臉色微微好轉,也安心了不少。

“嗯。

飯桌上,兩人沒有再說過什麽話。

“什麽!隻有這麽點錢嗎?”孫曉麗一副“這怎麽夠”的表情。

葉小小隻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難道真的以為自己是提款機嗎,上次為了替蘭芝心還債,自己已經欠尹智宇一大筆錢了,現在當然要省吃儉用將那筆錢還上。

一想到他昨天對自己的態度,葉小小的心情就已經跌落穀底,她哪還有臉欠人家那麽多錢。

“上次芝心欠的錢已經足夠我還上一陣子的了,接下來能省的地方就盡量省點好了。”

可是孫曉麗哪是那麽好說話的,一開始她還因為是自家女兒惹的禍,不敢大聲講話,可是時間一久,好了傷疤忘了疼,就開始喊著葉小小存心想要虐待她。

葉小小懶得理她,吃完早飯就管自己上班去了,離開時實在不想讓她吵到左鄰右舍就丟了幾百塊給她。

冷寒風一直想去看看金有彬,自己唯一的孫子離世之後,對他的打擊很大,本來手術是非常成功的,而他的身體也恢複得很好,可是這次的打擊實在太大,病來如山倒,竟也無端端的拖了好幾天,而冷寒風一直認為是自己害死全鎮豪的,鬧著不肯吃藥。

慕容上野實在沒有辦法,突然想起前幾天冷寒風還念著金有彬,於是想去請她過來好好勸勸這個倔強的老人。

金有彬怎麽也沒想到全鎮豪居然還有個爺爺,看著眼前這個躺在床上的老人,歲月自是無情,老人的臉上已布滿溝痕,可是那道劍眉似乎依舊在向歲月叫囂,不減當年風采。

金有彬正打量著老人,他就慢慢睜開眼睛了。

經曆了歲月的洗禮,飽經滄桑的雙眼依舊淩厲,隻是臉上還有一絲病態。

“孩子。”老人有一絲激動,雙手朝金有彬伸來,微微顫抖著。

金有彬趕緊走過去拉住老人的手,兩人就這樣握著。他們有著一樣的傷痛,那將是纏繞一生的苦難,可是現在的他們隻能堅強地承受著。

金有彬來了之後,冷寒風情緒上明顯好了許多,本來拒絕看醫生,拒絕吃東西,現在也都不排斥了,慕容上野看到這樣的情景,心裏也放心了不少。

金有彬推著冷寒風在院子裏走著,陽光沒了夏日的炙熱,反而多了幾分秋風的溫和,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好像輕輕地纏繞在肌膚之間,驅散了寒意。

“鎮豪沒跟你說過我的事情吧。”

金有彬點了點頭,冷寒風似乎想告訴她一些事,兩人就這樣坐在草坪上,有些事隻有坦誠,彼此才能變得更加親近。

“看得出來那孩子很喜歡你,這條鏈子也是我叫他交給你的,這是彼此相守一生的承諾,不能輕易許下,隻有在遇到最合適的人才可以,我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最適合鎮豪的人,那孩子從來就沒有那樣笑過。”

冷寒風似是在回憶往事,眼睛直直地望著前方,神情有著一份哀痛,這段回憶可能是他最想磨滅的吧,金有彬輕輕地為他順背。

金有彬以為她不會再有關於全鎮豪的回憶,他們彼此的緣分已經被斬斷,可是這一刻她才發現他有她從來不曾涉及的角落,那段滿載著眼淚的記憶,她從來不知道,他曾經這麽辛苦,現在她是不是應該為他感到高興呢,他終於可以去見他的父母親了,補足那段空缺的記憶。

“他該是幸福的。”金有彬看著老人,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可是彼此相視的一眼,同樣用微笑填滿。

是啊,幸福的人總歸是幸福的,可是痛苦卻多種多樣,有些人花盡一輩子的力氣,最後卻隻剩痛苦,那樣活著才真叫累,所以她要幸福,他也是,她有兩人的回憶,那將是一輩子最珍貴的珍藏。

“有彬,你今天怎麽沒有來上班,你現在在哪?”電話那頭傳來倪順心略微有些著急的聲音。

“我有點事情,現在就要回去了。”

“那我……”

“順心,我沒事。我知道你們都很擔心我,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會努力讓自己開心起來的,這樣鎮豪才能走得安心。”

金有彬第一次將自己的感覺說出來,她不想周圍的人時刻為她擔心,隻有一不見到她就害怕她會出事,這樣的感覺應該很難受吧,也是時候該結束了。

“有彬。”倪順心的聲音有些哽咽,她一直想讓她接受全鎮豪已經去世的事情,可是金有彬真的接受了之後,她的心裏又難受的緊。

這世上的事情還真是難以預料,誰又能知道自己明天會發生什麽事呢。

“這時候不會打擾到你吧。”尹智宇的奶奶覺得金有彬投緣,想著好幾天沒有見過這個孩子了,就叫到家裏來聚聚。

“不會,我晚上也沒什麽事。智宇還沒回來?”金有彬看著空蕩蕩的房子裏隻有老人家和幾個傭人,突然想起自己和全鎮豪一起住的房子,心裏難免一陣感傷。

“你可比以前瘦了,臉色也不是很好,工作很忙嗎?”

“是嗎,我自己也沒多大感覺。您身體還好吧。”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自從全鎮豪離開之後,金有彬基本上除了上班就是家裏,很少去別的地方走走,現在跟智宇的奶奶聊聊天,感覺一下子輕鬆了很多,或許她真的應該出去走走,放鬆一下心情。

“這裏是我放鬆心情的地方,智宇有時候忙得沒時間陪我,我就在這裏打發時間。”

金有彬打量著整個花房,說實在的,這裏大部分花的名字她都叫不上來,可是神奇的是有些不是當季的花竟也在初秋開放了。

金有彬的臉上是止不住的驚訝,智宇奶奶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樣。

“很神奇吧,一開始有些困難,可是養花就像跟人相處一樣,隻有慢慢了解它的習性,掌握它的脾性,這樣它才會漸漸適應新的環境。有些事,遠不如你想的那麽困難。”

“嗯。”

“要不要試著種種看?”尹佩笑著說道。

金有彬有幾分好奇,於是欣然答應,剛開始自己很小心翼翼,就怕傷害到脆弱的花苗,可是越是小心就越是手忙腳亂。

尹佩剛想伸手過去幫忙,卻硬生生地愣在了那裏,隻因為她看見金有彬挽起外套的藕臂上掛著的水晶手鏈,她確信自己沒有看錯,仿佛所有的記憶都擠進了腦海。

金有彬有些奇怪地看著她,“你怎麽了?”

“沒事,隻是看你這條鏈子很漂亮,應該很貴吧。”尹佩低頭鏟土,不讓金有彬看出她的情緒。

金有彬望著手鏈的眼睛帶著一絲哀痛,而後臉上盈滿了幸福。

“是我未婚夫送的。”

尹佩的鏟子就這樣哐啷一聲掉在了地上,或許她的猜測沒錯,人生果然是一場不可預知的戲啊,這麽多年了,老天爺竟然跟她開起了這樣的玩笑。

金有彬看尹佩的臉色有些不對,想扶她去屋裏休息一下,可是她卻堅持自己去房間躺一下就好,金有彬沒有再說什麽,望著她踉蹌的背影,心裏卻依然有些疑惑,自己講了什麽不該說的話嗎?

看著自己沾滿泥土的雙手,視線一片柔和,或許自己是該嚐試一些新的東西了。

有些事可能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麽困難,自己一直沒有想過沒有男友的生活,現在悲劇發生了,她就要學會麵對,也許是一年,又或許是十年,甚至是一輩子,誰知道呢,至少這會成為她最珍貴的回憶。

金有彬拿著紙箱子將屋內所有的東西都打包起來了,不整理還不知道原來每件東西都有自己和他的回憶。

她還記得剛搬來的時候,屋裏的陳設太過於男性化,而且很單調,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很空曠寂寥。她來之後改變了一切,小到廚房裏的餐具擺設,大到整間屋裏的布局。

抬頭就看見映著墨綠色的輕紗的窗簾,清晨的陽光映射進來,有著朦朦朧朧的虛幻感,地板有些冰涼,蹲在地上的雙腳早已麻痹,可是卻早已沒了知覺,隻是一遍又一遍地打量著這份曾經屬於自己和全鎮豪的未來。

他帶走的不僅有她無盡的思念,還有努力隻為她營造的美好未來。

金有彬正在發呆的時候,門鈴就響了,於是她趕緊起身去開門。

“請問,你是?”

蘭芝心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也愣住了,她以為這麽早來尹智宇的家,準能截住他,於是本來就有些懶惰的她還特別起了個大早,梳妝打扮就將近花了三個多小時。

天氣雖有些涼,可是她依舊是袒胸露乳,實在是精神可嘉啊。

“我是來找尹教授的,就是尹智宇教授。”蘭芝心一副風騷的模樣,絲毫不將金有彬放在眼裏,她現在可是自己的頭號情敵,能跟男人同居,想必也是耍了不少的手段,不過最終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開水可以嗎?因為最近都沒有出門買東西,所以冰箱裏也沒什麽吃的。”金有彬客氣地說道,一邊已經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這個女孩了。

她不確定她是不是智宇的朋友,可是她找到這個地址還是讓她有點意外的。長得還算標致,隻是臉上撲了太多的粉,還有那濃濃的煙熏眼妝,她分辨不出這個女孩子的具體年齡了,不過金有彬看見女孩那單薄的衣料,以及一動仿佛就能走光的打扮還是微微皺了一下眉。

蘭芝心一開始隻是想想看看尹智宇在乎的那個女人長什麽樣子,可是看見她單薄的身材,還有那尖瘦的臉蛋,五官雖然精致,皮膚也不錯,可是人好像很憔悴的樣子,一副病態,男人可能對這種女人剛開始有點新鮮感,因為強烈的保護欲。後來肯定會甩了她,也不想想誰會喜歡一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呢。

就這樣兩人相互打量著。

“智宇他現在應該在大學上班,你可以去那裏找他。我正在收拾屋子,如果這位小姐沒什麽事情的話,那我就不送了。”金有彬下著逐客令,她可沒閑工夫陪一個打扮得極其妖冶的女人講話,何況她真的也是沒心情。

蘭芝心看對方儼然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這裏的女主人,心裏更是不爽,這還沒結婚呢,擺什麽臭架子。

“那請你把這份禮物轉交給他,就說那天晚上承蒙他的照顧,我會感激一輩子的,這隻是一點小心意。”

蘭芝心故意一副曖昧不清的樣子,她就是要讓金有彬誤會,可是金有彬卻壓根不放在心上。

“好,我會轉交的。”金有彬伸手接過禮物盒。

對方的表現太過冷淡,這倒是蘭芝心所沒有料到的,這時候她不應該纏著問自己和尹智宇的關係嗎,不行,她絕對不能前功盡棄,看來這女人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你不想問問AG亚游集团那天發生了什麽事嗎?”蘭芝心一臉挑釁的樣子,她就不相信她能一直忍耐下去。

金有彬好像有點明白了,她肯定誤會了自己和智宇的關係,旁敲側擊就是為了讓自己吃醋,這種做法在她這個年紀的女人看來簡直是幼稚極了,不過既然是她想玩,那她一定會奉陪到底。

“如果你想說的話我不介意聽一聽,不過AG亚游集团家智宇一向這麽紳士的,任何人需要幫助的,他都會盡力幫助。”金有彬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他對我可不同,那天他還送我回家了,就怕我一個人回家不安全。”

金有彬看著有些激動的蘭芝心,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果然很嫩,她這還沒開始呢,她就按捺不住了。

“就是有女人自我感覺永遠都那麽良好,才會出現那麽多不必要的誤會,我這個人最崇尚的就是理解萬歲,所以AG亚游集团家一向是溫馨和睦,這位小姐你說是不是呢?”

金有彬俏皮地反問道,那模樣可愛極了,讓同為女人的蘭芝心也看呆了,可是她馬上意識到人家這是在指桑罵槐,心裏有火卻發不出來。

最後在金有彬戲謔的目光中跺了下腳便離開了,當然臨走時也不忘放一下豪言壯語,自己一定會證明自己在尹智宇的心裏是不一樣的。

金有彬看著蘭芝心氣急敗壞地奪門而出,心裏感到好笑,沒想到尹智宇也有這麽多爛桃花,如果是以前自己一定會打電話過去好好開一下他的玩笑,可是現在不知道是沒了力氣還是什麽的,僅僅隻是一瞬,所有關於他的記憶都湧了上來。

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頭,“一定可以的,我一定會幸福的。”

她沒有跟任何人說過自己想要離開的事情,就連倪順心那麽親密的好友都沒有說過,簡單地背上行李袋,她帶的東西很少,隻有幾件換洗的衣物,將給好友的信投進了信箱,最後看了一眼這個自己曾經帶了無數憧憬的地方,轉身,淚無痕。

“O姐,拜托,你不要再壓榨我了,不然我罷工啊。”倪順心坐在椅子上做垂死狀,這些天她和向可風見麵的機會可謂是少之又少,不過還好,忙的人不止自己一個,兩人現在隻是偶爾吃吃飯,多的就擠不出時間了。

“O姐,O姐。”劉銘還沒進門就開始叫喊著。

“你在叫魂呢,我不是還沒死嗎!”O姐發脾氣了,這些個小兔崽子現在是越來越不把她放在眼裏了,一個倪順心已經夠她受得了,現在要是不正綱紀,以後還指不定都爬到她的頭上了。

劉銘看見O姐一副要以他試法的樣子,趕緊解釋道:“不是O姐,我隻是傳遞一級情報,給,這是給你和順心的信,你們慢慢看吧,我出去做事了。”

劉銘覺得現在逃應該還來得及,他剛剛隻是為了過濾一下信封,然後很不小心地看了一眼,好像是辭職信的樣子,出於八卦精神,他很盡職地,技巧性地拆開信封稍微瞄了一下裏麵的內容,這不看還好,一看嚇得他趕緊重新包好拿了進來,神啊,一切與他無關啊,但願裏麵那兩個火爆的女人不要找上自己。

“什麽,有彬要辭職,你那封信是不是有彬寫給你的。”O姐一聲鎮山吼,全場安靜。

倪順心的腦袋嗡嗡直響,她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過這件事,辭職?意味著她要離開了嗎?她不是跟自己說要放下了嗎,可是就算是走也應該跟自己當麵說一聲的啊。

倪順心趕緊拆掉信紙,在O姐的河東獅吼中跑出了辦公室。

“順心,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很老套的開場白對不對,我走了,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回來,不要聯係我,也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怕看到你自己會忍不住,希望你能體諒我想離開的心情。……還有祝福你和向可風,你們一定要幸福,愛你的有彬。”

倪順心一邊哭一邊跑,還在罵著“金有彬,你這個臭丫頭,你回來,臭丫頭”,旁邊的人紛紛側目,看著眼前哭成個淚人的人,好奇心迅速膨脹,到底是什麽讓她這麽傷心呢。

倪順心才不管別人怎麽看自己,就這樣風風火火地趕到機場,毫無目的的,倪順心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去找金有彬,自己連她想去哪裏都不清楚,隻能急匆匆地在人群中搜索她的身影,她第一次覺得機場的人這麽多,多得讓她看也看不過來,在原地打了好幾個轉,屏幕上的機場班次已經開始模糊,無力地坐在地上,她們還會再見麵嗎?

向可風扶起坐在地上的倪順心,接到她的電話的時候,自己還是被她嚇了一跳,在電話裏她隻哽咽地叫著金有彬的名字,問她就隻是在哭。

還好兩人交往的時候,他往她的手機植入了最新的定位係統,所以才能在第一時間找到她。

此刻的倪順心隻是靠在向可風的肩膀上輕輕啜泣著,情緒似乎也穩定了不少。

“她會回來的,對嗎?”有些不確定,像是急切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同一樣,隻是目不轉睛用那雙哭紅的雙眼看著向可風。

“會的,肯定會的。”向可風無比堅定地告訴她。

離別總是特別憂傷,無論是短暫的分離還是刻骨銘心的永別,彼此承載的記憶都會是最美好的慰藉。

飛機起飛,望著窗外越來越不可觸及的事物,金有彬撫摸著手上的手鏈,嘴角微微扯了扯,現在她要學會在沒有他的天空飛翔,直到再次相見,也能堂堂正正地告訴他,她曾經是那麽得幸福。

展開內容+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現代短篇 短篇言情 都市異能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現代短篇
現代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現代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現代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都市異能
都市異能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都市異能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都市異能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