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發快三網址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台!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鳳女傾華

鳳女傾華

鳳女傾華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8-10-20 14:37

評語:他們在這個國家有著各自的使命,上一世她一朝身死,這一世她定要為自己而謀。

標簽:
《鳳女傾華》是最近很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作者把主角墨夷衍,席慕錦之間的故事寫的跌宕起伏、精彩絕倫。內容講述了席慕錦東祭王朝的守護者,孤高自傲。守護國家八年,卻因國家存亡而死。一朝重生回到十五年前,國未顛覆,一切正盛,卻暗藏亡國殺機。在冥冥尋找中,發現了驚天秘密。他是這天下未來的皇者,清冷無情,狠辣殘忍,初見時便埋下情種,明知一切的開始便是錯的卻仍然為她甘之如飴。“你要記得,這天下是我讓給你的。”“若你願,我便以天下為聘禮娶你。”墨夷衍擲地有聲的宣誓。前世的亡國之痛、殺親之仇。今世的苦戀糾葛,恩怨情仇。是誰在布局?又是誰在執子?

精彩章節

來抓人的是皇後身邊的貼身侍女――喬蓉,此人是連筠的陪嫁,宮裏的人都對她有三分恭敬,不光是她為人圓滑機靈,更重要的是她心狠毒辣,她和喬小都是連筠的左膀右臂。

“長…長公主,您怎麽在這?”此時的喬蓉除了震驚懊悔之外,腦子也飛快的思考那人藏在哪裏,皇後交給自己的任務可不能失敗,對於席慕錦,自己隻要想個借口把她騙走就好了,畢竟她隻有十歲。

“我如何不能在此,倒是喬嬤嬤帶著這麽多人來這是什麽意思呢?”席慕錦道,前世席施雲跟徐若芷勾結在一起,做了許多激化席慕琛與席慕容之間矛盾的事,雖然自己不知道她們如何相識,但是徐若芷剛剛進宮時便闖入禁宮,讓席慕琛不得不向席慕容請求赦免她,甚至他們有些針鋒相對讓關係進一步惡化。如果自己一開始就把徐若芷帶出禁宮,那這一切也許就不會發生了

喬蓉沒有想到席慕錦先入為主竟先是責問她闖禁宮了,雖然疑惑席慕錦的機智,但還是鎮定道:“有人稟報說,有人闖進紫霞宮,所以,奴婢特意來查看,不知長公主為何在此?”

此時,在衣櫥裏的徐若芷和席施雲秉著呼吸,徐若芷雖然不知道這個長公主是誰,但她確實在幫助自己,或許是因為這個三公主的緣故吧

席慕錦冷冷的一笑,走近喬蓉道:“喬嬤嬤,你認為你有權利質問本宮的行蹤嗎,更何況這是紫霞宮,你難道比我更沒有資格在這?”

“奴婢隻是為宮裏的安全著想,並沒有想要逾越,隻是想要盡快緝拿賊人。”對於席慕錦的咄咄逼人,喬蓉不卑不亢道。

“喬嬤嬤是說本宮是那賊人嗎,還是說,要讓母後來評一評呢?”席慕錦緩緩道。

喬蓉眉頭一皺,若讓太後參與,恐怕這件事不會罷休,何況玖姝長公主可是琳琅太後最寵愛之人,明王也是她偏愛之人,“長公主恕罪,許是那個該死的奴才妄自菲薄,驚擾了公主,太後娘娘喜靜這點小事,便不必驚擾她老人家吧,待奴婢回稟皇後,定要找出那奴才給您一個交代。”

要說後宮掌權的人除了琳琅太後之外,便是皇後,皇後雖不及琳琅太後有權力,但身後也有整個連家做後盾,連家乃是三大世族之一,開國皇帝席易曾下令,三大世族不得參與皇權爭鬥,但從上代開始三族爭鬥越演越烈,時至今日連家成為皇帝一派,車家為明王效力,但令人奇怪是林家竟與丞相交好。

這個喬蓉既把自己的責任推給他人,又巧妙的提到皇後讓自己不能告知太後,當真聰明。

“好,改日本宮必當親自去向皇後討一個說法,你先退下吧。”席慕錦道。

喬蓉微微欠身,道:“奴婢告退。”

等他們走後,席慕錦道:“人都走了,還不出來嗎?”

衣櫥被打開,徐若芷首先出來,卻沒想到,當今長公主竟比三公主還小,但是這長公主長的真是精致,但這長公主那傲然的氣質當真讓自己不喜。徐若芷衝著席慕錦行了一個江湖禮節:“多謝長公主解圍。”

席慕錦細細的打量眼前女子麵容清麗,眼睛清澈,這樣的人真的會是那個嫉惡如仇的人嗎?正當疑惑時,卻看到徐若芷身後的腦袋,臉一下子冷了下來。難道你們以前是這樣結識的嗎!怪不得當年皇後要責杖徐若芷時,席施雲會這麽反對,不惜讓章妃出麵。

“姑姑,我……我其實…”席施雲耷拉著腦袋,不敢看席慕錦的臉。

“過來。”席慕錦麵無表情道。

席施雲乖乖想走過去時,卻被徐若芷抓住了手腕,又抓回身後,義憤填膺的衝席慕錦道:“她不過是個孩子,長公主若要罰便罰我好了。”

聽到此話,席慕錦聽到此話不覺的有些無語,這個女人是太做作了還是真的有這麽大的正義感,讓她忘記自己的身份。

“你?你是什麽人本宮不想知道,但是你若想代替東祭皇女來做這個懲罰,恐怕還沒有資格!”席慕錦接著對席施雲道:“施雲,跟我走。”

徐若芷怔怔的鬆來了手,席施雲低著頭走到席慕錦身邊,一想到那宮規就頭皮發麻。

“本宮奉勸你一句,此處還是不要久待的好。”說完,便帶著席施雲離開了。

徐若芷也不是笨的,既然長公主保全了自己,那借她之手帶自己離開是最好的選擇,哪知道這位長公主小小年紀也是不容小覷。不過,還是趕快離開吧。

出了紫霞宮之後,席施雲小心翼翼的跟在席慕錦身後,生怕再次惹到席慕錦。

“你可知公主私自闖禁宮有什麽懲處。”席慕錦突然開口道。

“責杖十。”席施雲低聲道。

“那便去刑司去領罰吧。”席慕錦的聲音沒有一點起伏,似乎陳述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這懲罰下來,估計一個月都不能下床。或許席慕錦的聲音太過平靜,又或者這懲處太重,席施雲一下子哭了出來:“姑姑,您就饒施雲這一次吧,施雲再也不犯了。”

席慕錦沒有說話,就一直在前麵走著,竟逐漸的與席施雲拉開了距離。

席施雲猛的一擦眼淚,恨恨道:“你總是這樣,如果席竹月犯了和我同樣的錯誤,你是不是可以這樣對她!”

聽到“席竹月”時,席慕錦腳步一滯,轉身麵對她:“若是月兒犯錯同樣與你一樣。本宮不會偏袒任何人。”

“真的?”席施雲道。

“自然。”席慕錦無奈道。眼神柔了下來。

席施雲破涕為笑道:“施雲這就去領罰。”

“嗯。”

展開內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聯係QQ:2841682202@qq.com